長照小革命/老後照顧能雙銀嗎?

  • 時間:2019-09-05 17:0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曾國華

台灣人口老化持續拉警報,自2018年3月底正式成為「高齡社會」後,依國發會推估,預計2026年更將邁入「超高齡社會」,其衍生的複雜問題,擴及多個面向,包括中高齡就業及長照人力缺口都是亟需面對的困境,然而就在長照2.0出現後,讓派遣長照居家服務員的照服勞動「合作社」異軍突起,成功者甚至創造了高薪、零離職率的神話,不僅翻轉了中高齡勞工就業的困境,更為老後照顧創造「銀髮族照顧銀髮族」的「雙銀」局面,究竟「它」是如何辦到的?

今天我們就從屏東第一照顧勞動服務合作社的故事說起。

奔走在屏東萬丹的銀髮長照天使

(實況)七月底,南台灣赤熱的太陽下,有限責任屏東縣第一照顧勞動服務合作社的麗雀姨騎著機車奔馳在屏東萬丹的巷弄間。

這天,她到了91歲的林阿嬤家裡,準備幫阿嬤洗澡。

包著頭巾,戴著口罩的麗雀姨,一進門就熟門熟路地從放水、幫瘦到骨子裡的阿嬤坐上輪椅,推阿嬤進浴室,脫衣服,試水溫,動作一氣呵成,卻一絲不苟,麗雀姨說,安全最重要。

『(原音)熱度要剛剛好,你也不能抓太用力,也不能太小,都要輕輕地抓,要用指腹抓,要知道那個勢面,那有的人要用很大力,要用刷子抓。』 

問起61歲的麗雀姨,照顧老人辛不辛苦?曾長期在大太陽下做粗工,皮膚黝黑,身材不高的她,很直白地指指自己豐腴卻結實的身材笑著說,一點都不會。

『(原音)這要有技巧,年輕人也不一定做得過我,我敢這麼說我是做小工,扛水泥的人耶,抱老人有什麼問題呢?!問題是要有技巧,看年輕人說做到晚上會累,我看這怎麼會累,不會呀,它也不一直讓你做,做到不停呀,不會啦,不會這樣,可以休息啦。』


林阿嬤和麗雀姨(曾國華攝)

高興喔!那麼老了還賺這麼多! 

回想自己5年前,白天必須照顧中風躺在床上的先生,晚上抓雞賺錢養家,拉拔4個小孩,不僅沒辦法好好休息,整個月下來,也只能賺2萬多元的日子, 麗雀姨口氣顯得平淡,只是一談起透過朋友介紹,受訓當起居家照服員,今年初甚至薪水一度多達9萬元時,麗雀姨眼睛突然瞪得斗大,說話的口氣裡充滿著興奮。

『(原音)我最好的喔?領9萬多(記者:哇好開心)(笑)剛開始,去年剛開始,我也不知道會這麼多呀,我每天都是這樣憨憨地做,一直做一直做,有一天就暴增了,經理說麗雀妳怎麼領這麼多錢,我也不知道呀,我就你派,我就做呀,高興喔,我做小工做這麼久,也從來沒有領過這麼多錢,這次領9萬多,8萬。先起頭是8萬,下個月哎喲9萬多,怎麼這麼多,我也不知道呀,大家說,那麼老了,還賺這麼多,我也不知道,麗雀姊怎麼這麼會做。』

事實上,麗雀姨在「第一照顧」的優渥薪資並不是個案,60歲的許大哥這個月也領了8萬多元,他望著記者笑笑著說,他不算最多,還有人領了這個數字,接著手比了一個 「10」,讓人有些不可置信,談起這份工作,神情裡盡是滿意。


許大哥(曾國華攝)

『(原音)我們第一照顧的福利真的可以說是全國最好,雖然我領的這份薪資,在外面講的話,人家就已經說你領得真的很高,可是我們的同事領得比我高的還很多,月入都是這樣(記者:真的假的?)真的!真的!月入這樣,想要進來第一的,在外面排隊排得很長。』

高薪創造零離職率 翻轉中高齡照服員人生

低薪、工作未能得到應有的尊重,一向是照服員招募的兩大死穴。但第一照顧卻翻轉這樣的現象。屏東縣第一照顧服務勞動合作社經理倪榮春拿起了厚厚一疊履歷表,驕傲地說,這8年來他們的流動率機乎是零。

『(原音)你如果給高薪,那會留不住人,那會沒有人會不投入做長照,你看我們的想來這裡做照顧服務員的履歷表一大堆,怎麼會找不到人,想要來我們這裡做照顧服務員的,排隊在外面等著要進來的一大堆,那我們離職率零啦,沒有人會離職啦。』


屏東縣第一照顧服務勞動合作社經理倪榮春(曾國華攝)

8年來至今,合作社的成員共有135人,去年的平均薪資就高達58125元,這無論是在長照人力市場或是一般勞動市場中都會讓人直流口水,尤其在屏東萬丹這樣的偏鄉裡,那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只是這樣的成績可是所有合作社成員一起努力成就的,初期為了招攬客戶,這些絕大部分中高齡二度就業的照服員不僅要跨過心理門檻,更要努力做出口碑,其中美蓮姊就是其中之一。

58歲的她,有著南台灣黑裡透亮的皮膚、曾做過鐵工、小工、流水席、養羊,雖然個頭不高,但渾圓結實的梨型身材,卻陪伴著她走過那些做粗工的日子。只是一談到當時要轉做長照工作,原本滿臉笑容的她,神情就暗了下來,坦承的確面臨了心理障礙。

『(原音)說實在的,我剛進來沒多久的時候,我問我先生,如果我去幫人把屎把尿你會不會覺得很丟臉,我先生就跟我說,我們又沒有去偷去搶,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既然如此,那我就要去做了,所以我就踏出這一步,但剛出來做不久的時候,真的挫折感很多,有人一聽到你是把屎把尿的就覺很骯髒,有的就會輕視人,就覺得很骯髒,就水準很低那樣。』

頭一次有夠好 好的長照員帶你體驗不同世界


美蓮姊(曾國華攝)

曾經被人嫌工作骯髒,數落到一路從外頭哭回合作社的她,立志絕對要讓人刮目相看,因此她努力投入,無微不至地照顧每一個個案,這些個案有的可能終其一生的世界,只有家裡和醫院,但她不僅成了這些人的手和腳,更曾經帶了一位56歲小兒麻痺脊椎側彎的案主在去世前,第一次投下人生裡神聖的一票。

『(原音)沒有人要推她去,誰要推她去投票,有的人會想我推她出去會沒有面子,會不好意思,我就問她,她媽媽就說,沒有啦,誰會推她去呀,不用啦,我還跟議員爭取,她要去投票,你們投票台都這麼高,她也蓋不到,你們能不能做一個低一點的,輪椅進去可以剛好蓋到的,他說沒問題,我會用那個無障礙的那種,輪椅進去剛好,結果監票的跟我說,要我幫她蓋,我跟她說不行,今天我既然犧牲我的時間推她出來投票,就是要讓她自己蓋,她蓋好,我再幫她服務沒關係,我不幫她蓋那個章,結果她自己蓋了那個章,她出來高興得不得了,她說,我從來沒有蓋過章,從來沒有投過票,頭一次,有夠好,所以監票要我蓋章,我才不要願意,因為那個意義不同呀。』

30分鐘湊足上百萬 第一照顧展現合作社向心力

口碑打開了,案子就進來了,直到今天,第一照顧手上己經有800多個案子,但這過程真的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68歲,穿著印有第一照顧字樣polo衫 ,滿頭銀髮的倪榮春回憶,他8年來努力實踐合作社的理念,前4年慘澹經營,從招募照服員,教育大家什麼是合作社,以及招攬服務的案件,直到第4年還發生政府補助金遲遲未撥發,週轉金不足的窘境,讓已經抵押房子的他,都不得不向女兒求助,沒想到女兒斷然拒絕,反而是合作社的成員在得知後,短短的半個小時內,籌足百萬元的款項,度過危機、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向銀行借貸過了。

『(原音)因為我的房子去抵押,頂多500萬,那已經借了400多萬了呀,剩下45萬可以借,出了銀行門,我趕快打電話給我女兒,我女兒當國小老師,身邊存了好幾百萬,我說女兒呀,快借錢給爸爸啦,因為明天要發薪水,我女兒再怎麼說,她都不借,我心急了,我跟她說,政府不會倒我們的錢,政府只是慢給,它給了,我就還妳,我女兒說,誰說政府不會倒,希臘政府不就是倒了嗎,電話掛掉,我馬上衝回辦公廳,看到我們居督,馬上叫大家分頭打電話,3隻電話,不夠線的用手機,趕快分頭試著問看看我們的照服員,看看誰有閒錢可以借錢給合作社,沒想到,不用30分鐘湊足120萬,當湊足120萬後,全場歡呼,這個消息馬上傳遍了,很多照服員沒有被徵詢到電話的,紛紛來找我,說經理,以後如果還要借錢發薪水喔,我這裡也有,我這裡有,大家都要借錢給合作社發薪水。』

彈性及時薪 中高齡二度就業好選擇


屏東縣第一照顧服務勞動合作社經理倪榮春(曾國華攝)

由屏東縣社會處處長退休的倪榮春,用人生下半場驗證勞動合作社的理論,他強調,這種透明公開分享利潤,少了中間剝削的營運制度,不僅提高了所有照服員的薪資,對於一些需要彈性工時的二度就業中高齡勞工來說,更是不可多得的工作機會。

『(原音)我說我們做居家服務的,我們採取時薪制,最適合中高齡來做,我們有一個71歲的照服員,她還在做照服員,問她說,你已經71歲了,為什麼還在做照服員,她說,你看我是不是身體健康,身體好好的,那我一天頂多服務4小時,超過5小時我不幹了,我不是真的要賺錢,是因為我身體還健康,能服務社會就服務社會,我一天服務4小時也不會無聊,也可以打發時間,又貢獻給社會,又不用伸手跟孩子要錢,那個情形太棒了。』

而麗雀姨對未來的想望,也正好印證了倪榮春的說法。

『(原音)月退了,我還有能力,我還要做,我比較快樂,可以跟阿嬤她們講講話,坐在家裡呆呆的,退化很快,所以我才不要,我們就看多了,我才不要,做多做少不要緊,有人可以做伴,可以說話,又可以賺一點錢,不用小孩負擔,這就是我很快樂的想法。』

過去居家照服員時薪僅有170元,他們逐步調漲,直到去年長照2.0的規定至少必須200元起跳,但第一照顧開出的行情已經高達了270元,硬生生就是多了3成以上。高薪,幾乎扭轉了這些過去被社會遺忘的中高齡二度就業者的人生,更吸引了大批的求職者、讓過去乏人問津的居家服務的長照工作反而炙手可熱起來。

雖然目前合作社因為薪資福利優渥也吸引了許多年輕的新血加入,但中高齡的社員仍佔了2/3。有人就質疑,長照員的工作明明就是體力活,中高齡的人適合嗎?站在第一線多年的美蓮姊就相當不服氣。

『(原音)現在年輕人雖然力氣大,但會比我勤勞嗎?對嗎?我要這樣想,我之前做的工作都是很粗重的東西,綁鐵啦,還有做水泥工那個小工,都是粗重,我養了5、6百隻羊,只是我們倆個夫妻自己做,要割牧草,還要做豆渣給羊吃,所以做這個是輕鬆很多。』

聰明工作善用輔具 照服工作型態應進化 


民進黨立委吳玉琴(曾國華攝)

而長年投人關心老人福利的民進黨立委吳玉琴並不否認,長照工作是相當耗費體力,但她認為,長照工作的型態應該要進化,無論是年輕人或是中高齡的工作者,都必須要能聰明工作,善用輔具。

『(原音)有一次到丹麥參訪,他們每一個受照顧者,家裡都有他需要的輔具,所以服務員到他那邊後,就去利用那個輔具來協助他搬運,他要去洗澡就是透過搬運的機器輔具,就可以協助他,順利地到浴室做洗澡的工作,我們沒有這樣的設計,全都利用人搬運,這當然容易產生職災或受傷,年輕朋友,我覺得也不適合,就一定要搬就是適合他們,我就覺得這種搬運的工作一定要透過輔具來協助,不應該一直用徒手,來做這些工作,這是很容易折損照服員。』

團隊分工 中高齡照服員一樣具優勢

(長照影片:我78,他72,投入這個工作已經14年了,我覺得很好咧,因為老人跟老人談得來,將來如果有機會,有人來服務我,我也會接受,好像存錢這樣。)

這是台中市推廣長照影片,影片中78歲的男性長照員正在照顧72歲男性案主,兩人互動得非常融洽。前台中市副市長,目前也投入長照工作的林依瑩就認為,中高齡照服員其實具備相當多的優勢。

『(原音)像其實很多陪伴聊天,很多中高齡是非常厲害的,他們有共同的話題生命經驗,開啟他,不要讓他這麼抱怨人生,我們部落有一位長輩一直就是家庭關係不好,就一直心裡就是走不出來,後來我們輪番好幾個照服員去服務他,最後其實是大概是一個將近60歲的照服員,在跟他做很多鼓勵和溝通,他心開了很多,這個其實是我們年輕人做不到的。』


前台中市副市長林依瑩(曾國華攝)

目前在台中和平積極拓展原鄉照服工作的她,也預備籌組照服勞動合作社。林依瑩認為,照服的工作類型很多,只要能適當分工,以團隊方式執行,不僅中高齡的照服員能投入,就連身障照服員也能發揮所長。

『(原音)就是高齡者可以投入,身障也可以投入,就是做好團隊分工,像我們有一個中風個案,他其實是一個男性,那阿公如果須要洗澡,是男性照服員去洗,那如果備餐,就是女性照服員去提供,就是大家互相搭,那我們也有一位身障的照服員,因為他是威廉氏症,那他可能就做陪伴,但像譬如說洗澡那塊就搭另一個照服員,所以我就是覺得可以就是利用團隊方式,可以讓更多人參與照服職場。』

(實況:奶奶要我幫你測試水溫,這樣的溫度可以嗎?奶奶你的頭皮很健康,沒有頭皮屑,沒有紅腫。)

這天晚上七、八點之後,屏東第一照顧辦公室二樓卻擠滿了許多年輕的照服員,他們正準備參加照服員證照考試的實際操作項目─如何幫長輩洗頭,由資深的照服員分享他們應考經驗,帶領著年輕新血,倪榮春一旁看著頗感欣慰,邁入第九年的第一照顧所創造的不只是銀髮族照顧銀髮族的「雙銀」局面,也期待著合作社的經營模式能在長照市場裡引發小小的革命,然而這樣成功的經營,究竟能不能複製在其他的地方,有沒有爭議?我們將在下一集為您繼續追蹤報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