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變.重生.九二一】台北舉家搬南投 夫妻檔照亮埔里音樂路

  • 時間:2019-09-19 18:4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國維
九二一大地震改變了劉妙紋(左)與謝東昇(右)的音樂教育之路。(劉妙紋提供)

20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重創南投,一對夫妻檔在醫師朋友的召喚下,到埔里透過音樂為災民療傷,最後竟決定舉家搬到南投,更促成在地交響樂團的誕生,20年來,已為南投各行各業的家庭育才2千人,家中賣油條的孩子已是音樂老師,這對夫妻檔更借錢讓學生到美國深造,並帶領保護管束的青少年到日本,為三一一大地震的災民演奏。夫妻檔當年被埔里人感動,如今他們的奉獻,令所有台灣人感動。

好友召喚下鄉 每週來回10小時不嫌累

『(演出音)1、2!』劉妙紋:『(原音)我們怎麼去耕耘這些孩子啊!真的是每天、每天一點一滴的,真的是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這樣去耕耘。』音樂家夫妻檔謝東昇與劉妙紋,原本在自家成立的「台北指揮家室內樂團暨兒童管弦樂團」,帶領各年齡層的孩子學音樂,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當時在埔里基督教醫院服務的陳建信,呼喚兩人帶樂團老師到埔里,藉由音樂演奏撫慰災民受創的心靈。

謝東昇說,當時他每個週末帶領好幾位有空的老師,從台北花4、5個小時到南投,指導愛蘭國小弦樂團,並配合學校安排到各地義演,就這樣持續了2、3年,後來在陳建信的提議下,向外界募到20、30把小提琴,在2002年成立了「埔里指揮家樂團」。

劉妙紋則提到,全家人這時已有從台北搬到南投的想法,但一直到和3個孩子溝通好了,也確定台北指揮家管弦樂團能由副團長吳英杰在台北接應,才在2004年動身,同時接下南投三育中學的音樂學程教職工作。

劉妙紋:『(原音)埔里非常溫暖,然後我們做的每一件事情,就是不管我們幫他們弄音樂營、愛心義演什麼弄了很多的活動,就是那種是跟在台北是不一樣的,在台北就是「喔!你應該的」,然後在埔里他們是覺得非常感恩,當然是被埔里的人情溫暖感動。』

在地化交響樂團 推音樂社會運動

到了2011年,夫妻倆遇到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他想號召中部地區的演奏家和音樂老師,成立一個鄉鎮級的交響樂團,因此,在2013年創立了「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由他擔任團長,謝東昇接音樂總監,劉妙紋是常任指揮。


「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是台灣少見的鄉鎮級交響樂團。(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提供)

「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近幾年推動「蛹之聲」計畫,集結在地的暨南國際大學和南投縣內的10多所中小學,展開長期的音樂社會運動,讓更多的學生,尤其是弱勢孩子,有機會接觸音樂,進而讓社會變得更好。謝東昇:『(原音)南投縣每次的音樂比賽,所有各組的比賽,只要是弦樂的,弦樂的三分之二都是我們拿前三名,在這以前,幾乎很多組都沒有人參加,所以對我們來講的話,就是對南投縣的音樂的人口,我們絕對有增加。』


「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推動「蛹之聲」計畫。(劉妙紋提供)

無論貧富都來學 20年育才2千人

謝東昇算一算,夫妻倆這20年來,在南投帶過的孩子已有1、2千人,而且來自各行各業的家庭,不像台北,來學音樂的多是醫生或老師的孩子。他提到,有學生家裡賣油條,大學音樂系畢業後,開始當老師,現在也是「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的台柱。

謝東昇也說,他們很願意幫助弱勢的孩子實現音樂夢想,曾經想辦法借錢,讓家境清寒的學生分別去美國及日本讀音樂,也曾為一位申請就學貸款到美國攻讀碩士的學生,擔任保證人。不過,令他印象更深刻的是,有天他在學校遇到一位媽媽,表示兒子在10多年前曾到他那裡學音樂,但當時沒有刻意向老師透露家中的經濟狀況。謝東昇:『(原音)她就跟我講說,她那時候她只要湊夠錢,就帶她兒子來找我,我後來聽了這個就很感動,她覺得,就是學一點音樂對未來人生有幫助,她說她兒子後來有空就拉給她聽的時候,她就覺得很滿足了。』

夫妻倆也帶領不少中輟生及問題學生,透過學樂器陶冶性情,並在四川大地震及日本三一一大地震發生後,帶著他們與樂團團員到當地演出。劉妙紋:『(原音)那真的很有共鳴耶!真的非常有共鳴,就是你會感覺到,他們跟我們同樣的心境,然後可是我們走出來了,我們用音樂來呈現出來,和他們分享,這種感覺就已經是跳脫地震,卻因為地震,然後卻心有靈犀一點通那種感受。』

劉妙紋回憶,當時有2名被保護管束的青少年,很有音樂天分,讓他們決定自掏腰包,找管樂老師幫孩子上課;有一年元宵節,她煮湯圓去給孩子吃,沒想到孩子竟然掉下淚來,和她說,從來沒有家人為他們煮過湯圓,這句話也讓劉妙紋更能感受這群孩子的內心深處。


「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成員達300多人,最年長的60多歲,最小的才就讀小學一年級。(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提供)

兩大困境不斷上演 夫妻倆相扶持

在南投走過20年,謝東昇和劉妙紋努力點亮這裡的音樂路,謝東昇坦言,一路上不時遇到困境,尤其有兩個問題影響最大,第一個就是孩子從國小升國中、國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學後的銜接問題,很多學生會在畢業後,就因故無法再學音樂,而出現斷層。他認為,這部分有待政府像栽培棒球選手般的,為喜愛音樂的學生規劃「一條龍」式的升學路徑,才有辦法從根本解決。

另一個問題是「學校換校長」,樂團的「蛹之聲」計畫,如果遇到支持推動音樂的校長,學生的參與情況就會非常踴躍,可是一旦換上對音樂不感興趣的校長,學生的參與率就會大幅降低,這樣起伏不定的情況,也讓謝東昇總是不敢給自己和樂團設下太多遠景。謝東昇:『(原音)就是說你覺得你的整個方向是對的,那你就不會再懷疑自己走對路、走錯路,我們現在沒有走對路、走錯路的問題,就是盡力而為,盡力而為能夠做到這個樣子,不錯了。』

從事音樂教育30多年,謝東昇和劉妙紋也成為彼此最好的夥伴和依靠。劉妙紋:『(原音)啊就互補嘛!我們兩個反正就是每個人想的、講的都會不一樣,然後就會比較完整。』謝東昇:『(原音)我太太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育家,其實你說真正的表演的水準,應該是在我們的第二代,因為現在我們家老大在美國讀小提琴碩士、老二已經是休士頓交響樂團的第二部首席、老三在日本讀伸縮號的大學,你如果說我們兩個的配合跟默契的話,我覺得,從我們的小孩子看起來覺得蠻有意思的。』

劉妙紋的雙親(右一、右二)是「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及夫妻倆最忠實的粉絲。(劉妙紋提供)

921廿年音樂會 再現台灣強韌生命力

兩人今年將帶領「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於9月21日晚上7時在埔里紙教堂舉辦紀念音樂會,演出作曲家錢南章創作的第六號交響曲《蝴蝶》,當中的第二樂章是「921大地震」,團員將藉由大提琴、喇叭及敲打竹棒,帶領觀眾回到20年前那場令台灣人永生難忘的大地震,再以「紙教堂」及「蛹之生」兩個樂章,呈現災後重建的希望,並以蝴蝶破蛹而出,滿天飛舞的景象,象徵台灣堅強的生命力。謝東昇:『(原音)我們這幾年,我們都希望我們九二一紀念音樂會是快樂的、是再生的、是色彩的、是蝴蝶的。』

謝東昇和劉妙紋當年以音樂點亮埔里的重建之路,未來仍將「盡力而為」,持續用音樂照亮埔里的康莊大道。


謝東昇(中)和劉妙紋(右)參加二女兒謝慕晨(左)在美國休士頓交響樂團的演奏會。(劉妙紋提供)

【921大震20周年系列專題/裂變.重生.九二一】

快遞20年的鐵便當 邱慶禧從溫飽送出長照體系

紀錄地震令他人生崩塌 吳乙峰用十年走出「生命」幽谷

台北舉家搬南投 夫妻檔照亮埔里音樂路

再見中橫 密碼2025

因為郵你 愛不漏接、希望不斷絕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