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陷危機日韓嫌隙加深 亞洲邁入變動年代

  • 時間:2019-09-20 17:31
  • 新聞引據:採訪、FP,WSJ
  • 撰稿編輯:楊昭彥
東亞局勢近來變數橫生,包括香港反送中危機仍未見歇止,日本與南韓關係也不斷惡化。美國更日益關切中國在區域內的軍事恫嚇和經濟、外交掠奪。(資料照)

東亞局勢近來變數橫生,包括香港反送中危機仍未見歇止,日本與南韓關係也不斷惡化。美國更日益關切中國在區域內的軍事恫嚇和經濟、外交掠奪。專家分析,這些動盪局勢,恐怕只是亞洲邁入變動年代的開端。

港日韓局勢緊張 專家:亞洲變動的開端

近幾個月來,東亞局勢持續動盪。香港反送中抗議浪潮本週邁入百日,港府至今除了宣布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仍未承諾包括調查警方濫權等其他抗議訴求,而警民衝突也仍無平息跡象。

與此同時,東京與首爾政府也因為日本上世紀殖民朝鮮半島強徵勞工的賠償問題,雙邊關係日益惡化。南韓18日正式把日本踢出可信賴貿易夥伴的「白色名單」(white list),以回敬日方類似的貿易手段,日韓外交衝突愈演愈烈。

對於這些衝突與動盪,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先前表態北京若鎮壓反送中抗爭,將影響美、中貿易談判。至於南韓則是以終止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來因應兩國關係不睦的危機,令美國要如何調解兩個東亞親密盟友間的爭端,大感為難。

作為太平洋強權的美國,正密切關注東亞最新情勢的發展。不過專家表示,隨著近年亞洲局勢快速變遷,美國將難以在西太平洋地區維持單極(unipolar)優勢。香港危機與日、韓關係惡化,只是亞洲進入不可預測年代的開端。

中國更專斷 挑戰美軍區域主導優勢

美國政治風險專家凱普蘭(Robert D. Kapla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分析,自二戰結束75年來,美國與日本等友邦結盟,大致主導了亞洲海上維安秩序。但近幾年來,亞洲出現幾項重要變化,包括中國對內對外變得更加專斷,削弱了美國海軍對區域的主導優勢,而美國聯盟體系則邁向分崩離析。

凱普蘭指出,中國過去是由一群任期有嚴格限制的技術官僚統治,現在中國則趨向一人統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方面使用臉部掃描技術監控人民行為,一方面憑藉民族主義與經濟優勢積極對外擴張,以高壓、獨斷的方式應對內外部挑戰。

與此同時,中國不僅派軍隊到南海、東海耀武揚威,並早已開始到澳洲北部達爾文(Darwin)和柬埔寨施亞努市(Sihanoukville)附近布局、發展港口。這些舉措在在顯示中國積極擴張海上勢力。現在的印太海域可說已從美國獨大的單極,邁入多極(multipolar)秩序的不穩定狀態。

中國挑戰增強 美聯盟互信減弱

在中國積極向外擴張之際,美國雖已把中國列為首要戰略對手,但美國盟邦的緊密關係卻頻頻受挫。凱普蘭分析,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後,美國和亞洲盟友的互信已被嚴重稀釋。去年兩韓關係開始融冰,但日本仍以保守態度看待北韓,美國的亞洲聯盟關係出現進一步鬆動。

華爾街日報(WSJ)全球觀點專欄作家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同樣認為,川普背棄TPP,以及單方面與北韓進行非核化談判,都讓東京政府徹夜難眠。再加上川普頻頻質疑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以及日本對駐日美軍的財務貢獻,讓這個東亞盟友不得不懷疑,美國是否能信守結盟承諾。

美國盟友間的互信降低,中國或許將成為最後贏家。

中國軸心vs美國聯盟 亞洲秩序未來面貌難料

那麼,亞洲秩序接下來將往哪個方向前進?

凱普蘭認為,美國人民可能會愈來愈不重視二戰過後的結盟承諾,進而限制美國政府在亞洲的作為。中國則將繼續把軍力與市場擴大投射在印太地區,甚至到歐亞大陸,屆時美國的亞洲盟友終將被迫進入以中國為核心的軌道。

但米德分析,中國崛起將可能讓美國民意要求更聚焦的戰略性外交政策,逼迫川普以及之後的民主、共和黨政府擬定更成熟的亞洲政策。為了因應中國競爭,美國人未來將會更珍惜美日同盟等重要戰略資產的價值。

亞洲局勢最終會從過去的美國主導邁向何處,專家看法分歧。但可以確定的是,正處於秩序重塑時期的印太地區,必須時時為各種不確定做好準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