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傳愛】當他生命要結束時...施少偉:多活一天 就要多看一天病人

  • 時間:2019-11-12 08:0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別的醫院『要』我,但是聖母醫院『需要』我。」──施少偉。(圖:轉載自民報)
【編按】台灣自19世紀中葉由西方教會引進現代醫療之後,短短一百多年之間,醫療與公衛水準已發展為全球級的典範之一。能有這樣的成就,是因為有持續不斷地來自海內外的醫療奉獻者,不問利益,先後投入當年還很落後的台灣醫療環境中,才逐步累積、獲致的。今天(11月12日)是台灣的醫師節,我們也特別挑選三篇關於醫師的故事的文章,藉以作為台灣醫療發展大河史的縮影,這三位醫師分別是:台灣第一個外科醫師-馬雅各、台灣第一個原住民醫師-南志信,以及來自菲律賓,一生都在台灣偏鄉行醫,直至臨終還堅持照顧病患的施少偉醫師...。


別人不去的,我去;別人不做的,我做。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就是有這麼無怨無悔、默默奉獻的人。

施少偉醫師(1959-2008)出生於菲律賓,父親是經商華僑,在家時間很少;他的叔叔在小漁村當醫生,不僅和村民有深厚感情,也能兼顧家庭、照顧家人,他小時候便立志要成為一位像叔叔一樣的人。

受到叔叔的影響,施少偉真的走向習醫之路。他在菲律賓接受醫學教育,取得醫師執照後,由於出身華僑家庭,父親希望他能到台灣來,他把人生的精華歲月都奉獻給台灣。

在那個年代,有人這麼說:「台灣的醫生好像覺得到花蓮很遠,到美國比較近。」少有人要到花蓮服務,他受到傳教士奉獻行誼感召,選擇到太平洋邊的花蓮門諾醫院擔任外科醫生。除了菲律賓醫師執照,他也通過台灣醫師國考,取得台灣醫師執照。門諾醫院選送他到台大醫院接受骨科專科醫師訓練,學成之後,他再回到門諾醫院,服務了10年。施少偉從菲律賓來到台灣,再從花蓮來到台東,因緣際會,他到台東基督教醫院支援,39歲那年,到了台東聖母醫院服務。

聖母醫院早期為台東民眾接生,是台東最負盛名的產科醫院;病患哪裡有需求,聖母醫院就服務到哪裡,聖母醫院隨後成立居家護理,服務範圍非常遼闊,包括台東、蘭嶼、綠島和偏鄉的山地部落。他們照護的對象有兩種,「病人」和「窮人」,患者沒錢看醫生,聖母醫院就不收錢,因此醫院持續地虧損,但是憑藉著一份使命感,醫護人員還是繼續打拚做下去,更成立台東第一間安寧病房「恩典家園」,聖母醫院從專職為新生兒接生,轉型為送病人平順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的醫院,施少偉醫師也投入安寧療護的領域。


施少偉醫師行「洗腳禮」(圖:台東聖母醫院)

留著帥氣小鬍子的施少偉對病人很有耐心,一切都以病人為優先,他的病人常說:「只要看到他,病就好一半了。」

聖母醫院經營一直很艱困,醫院人力非常缺乏,施醫師白天必須看診、訪視居家病人,晚上還有夜診和值班,常常連續幾天睡不到幾小時;他卻從不喊苦,他常說,我還年輕,「別人不去的,我去;別人不作的,我作。」

2003年,聖母醫院面臨關閉危機,很多醫師都離開了,全院只剩下兩位醫師,那時施少偉是聖母醫院的負責人,如果他走了,醫院就倒了;施少偉也是被挖角最多次的醫師,很多醫院都對他提出優渥條件,他卻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奮鬥,他說:「如果我離開這裡,醫院裡幾十個員工的家庭怎麼辦?」

「別的醫院『要』我,但是聖母醫院『需要』我。」施少偉請醫院的同仁放心:「我會永遠和你們在一起,直到生命結束。」

誰知,他的一句話,一語成讖。台東聖母醫院度過了危機,繼續做著吃力不討好的醫療工作;施少偉卻罹患了癌症,發現時竟有三種癌症,而且已經遠端器官轉移,也就是癌症末期了。

「多活一天,就要多看一天病人。」儘管罹癌,他還是繼續看診。施少偉需要接受化療,化療的過程一定有很多不適,他卻在化療結束馬上看診,還主動說要看夜診。每次領薪水時,就退回一半的薪水,施醫生說:「我虧欠醫院,做的太少。」


施少偉醫師的診間(圖:台東聖母醫院)

有這麼一位好醫師,醫護同仁們真的好不捨,好心疼,醫院主動為他取消夜診,希望他能好好地休息;儘管施少偉努力勇敢地抗癌,癌末常伴隨著強烈的疼痛與不適,特別在半夜時出現突發性疼痛,他卻強忍著痛苦,不許家人帶他到急診,施少偉對家人說:「這樣會讓別的醫師太辛苦了」,貼心的他,總是忍痛到天亮,才到醫院。

到了生命末期,施少偉更頻繁地吐血,身體的積水讓他輾轉難眠,他還是堅持看診,直到過世的前四天,還是要到醫院看診,卻發現鏡子前的自己已經形銷骨立,他才作罷不去,因為「我這樣會嚇到病人,還是不去了。」

49歲那年,施醫生離開了人世,留下妻子和一子二女,醫院在他過世前發動院內募款,他勉強同意,卻特別在遺言交代:「後事剩餘的錢,要捐回給醫院。」


施少偉醫師安息彌撒,會場擠滿全國各地友人及患者(圖:台東聖母醫院)

「做一個醫師,就是要誠實誠懇,只要懷抱著服務人群的心,學醫這條路就沒有選錯。」施少偉醫師生前曾這麼勉勵醫學生。

他從沒忘記,當初學醫的初衷,就是要和叔叔一樣當一位「鄉下醫師」,他出生在菲律賓,卻將一輩子都奉獻給台灣的花蓮和台東;在聖母醫院經營困難時,他拒絕其他醫院的高薪挖角,決定要待在這個醫院直到生命結束。走過風風雨雨,卻罹患癌症末期,他勇敢抗癌,接受化療。忍著身體病痛和吐血,還是堅持抱病看診直到過世前四天,甚至還自責自己沒辦法為病患多做點事。

台灣是一個充滿愛的國家,在台灣的各個角落,都有無私溫暖的愛。
我們將永遠記得這個為台灣人奉獻生命的名字,施少偉。


聖母醫院安寧病房旁的「少偉心耕」,紀念施少偉醫師(圖:台東聖母醫院)


 施少偉醫師(圖:台東聖母醫院)

(本文轉載自張肇烜【仁醫心路】
【相關連結】張肇烜的臉書專頁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