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永醫師不只是SARS吹哨者 也是敢跳出來為六四平反的鬥士

  • 時間:2020-02-20 11: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蔣彥永醫生在揭露非典疫情真相的前後,曾揭露六四屠殺真相和中國軍隊醫院死囚器官交易的黑幕。

2003年中國發生非典(SARS)疫情,中國官方出於維護社會穩定的政治考慮,刻意隱瞞疫情而導致疫情蔓延,許多不知情的醫務人員和民眾因此喪生。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官方並未汲取教訓,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發生時,再次出於政治考慮而隱瞞疫情,警方並對透露疫情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名醫務人員進行傳訊、訓誡,迫使李文亮醫生違心而屈辱地簽署了「訓誡書」,成為包括中央電視臺在內的中國官方媒體報導中的「造謠者」。

李文亮醫生在工作中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幸於2月6日逝世,引起中國民眾的廣泛關注和同情,許多人在網絡上發聲,對李文亮醫生不幸逝世表達哀悼,以及憤怒譴責中國官方的錯誤作為。

李文亮不是吹哨者 卻還是遭到中共訓誡 批判是造謠者

許多中國網民將李文亮醫生視為「吹哨者」或英雄。其實,李文亮醫生並不是「吹哨者」,因為他並未向媒體和公眾透露疫情信息,只是在微信親友群透露疫情信息,提醒親友們注意防範,同時還特意告誡親友們不要向外界傳播。李文亮醫生也不是英雄,他事先沒有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因此在面對警方的傳訊、訓誡時害怕了,按照警方的要求承認了「錯誤」。


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被迫到公安局簽下《訓誡書》。(微博)

要說透露疫情的「吹哨者」或英雄,當屬2003年非典時期的解放軍301醫院(解放軍總醫院)蔣彥永醫生。2003年4月3日,中國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在記者會上聲稱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蔣彥永醫生認為張文康的說法是不真實的,在第二天將自己掌握到的北京真實情況----包括解放軍301醫院、解放軍302醫院、解放軍309醫院的確診和疑似病例告訴了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和香港鳳凰衛視,但都沒有被報導。四天後,蔣彥永醫生接受美國媒體《華爾街日報》和《時代周刊》的專訪,公開了非典疫情,因而引起輿論的重視。同月世界衛生組織專家赴中國調查疫情,病例數字與蔣彥永醫生掌握的情況基本吻合。中國政府不得不面對現實,公布了病例數字,同時將中國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免職。

蔣彥永挺身而出拯救生命 官方卻視他為麻煩製造者

蔣彥永醫生主動而勇敢地通過媒體揭露SARS疫情真相,一方面迫使中國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錯誤做法,另一方面提醒了廣大民眾做好防疫工作,從而拯救了不少生命。按理說蔣彥永醫生的做法應該予以表彰,但中國官方卻不認同他的做法,並將他視為麻煩製造者。事後,中國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表示,不認同張文康因隱瞞疫情被免職,也不認同中國政府隱瞞疫情,聲稱張文康在記者會上縮小數字是因為當時的信息渠道不暢,一時很難掌握准確數字,並非有意隱瞞疫情。同時,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亦指責《華爾街日報》對蔣彥永醫生的專訪內容不實。

蔣彥永醫生是醫術精湛的醫學專家,曾任解放軍301醫院普通外科部主任,少將軍銜,也是堅持追求真相、勇於揭露真相的正義人士,在揭露非典疫情真相的前後,曾經揭露六四屠殺真相和中國軍隊醫院死囚器官交易的黑幕,並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

曾參與搶救六四中彈學生 卅年來持續呼籲平反六四

1998年,蔣彥永醫生與多位友人以「一批老共產黨人」的名義,給中國黨政領導人和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寫信,建議重新評定六四事件。這封信沒有公開,因而未引起外界注意。2004年3月,中國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兩會」期間,蔣彥永醫生通過毛澤東原秘書李銳向中共當局寫信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在信中以親身經曆證實解放軍戒嚴部隊使用達姆彈屠殺學生和民眾。1989年6月3日晚上解放軍戒嚴部隊在北京開槍屠殺學生和民眾時,蔣彥永醫生在解放軍301醫院參與搶救中槍的學生和民眾,在遇難學生身上發現達姆彈的殘留彈頭。這封信在互聯網上傳出後,引起廣泛關注。2019年3月,蔣彥永醫生在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寫信給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再次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


圖為「六四」鎮壓中部分罹難者照片。(圖:中國人權提供)

2015年3月,蔣彥永醫生向香港媒體《有線新聞》揭露中國軍隊在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任內的腐敗內幕,解放軍醫院普遍違法「擅自移植、買賣死囚器官」,勾結公安、檢察院、法院,包括解放軍301醫院都曾派車至刑場爭搶死囚鮮活器官。死囚一槍未被打死,即被拉回醫院手術臺摘除器官,移植給患者,手法慘無人道。蔣彥永醫生並表示,這只是解放軍腐敗內幕的「冰山一角」。

年邁體弱 神智不清 中國仍不放棄軟禁監控

蔣彥永醫生因為勇於揭露真相而付出了代價,對他而言是「求仁得仁」。2004年6月1日,蔣彥永和妻子華仲尉從住所前往解放軍301醫院途中被帶走。華仲尉兩周後獲釋。蔣彥永醫生於2004年7月19日獲釋,但被監視居住,2005年3月22日重獲行動自由,卻被告知了諸多限制措施,包括不得接受采訪。蔣彥永醫生在2004年以後就不能出國探親,2005年7月與妻子准備到美國加州探望女兒蔣瑞,被禁止出境。曾經想到香港旅遊,也不獲批准。

如今的蔣彥永醫生已是88歲的高齡老人,患有肺炎,耳聾,反應慢,需攙扶,神智也不太清楚,白天雇一護工,夜裏由兒子護理。儘管這樣,仍然處於軟禁狀態,住所周圍有便衣公安監控。

蔣彥永醫生已被中國民眾遺忘了,李文亮醫生也將被中國民眾遺忘。中國人太容易遺忘了,而遺忘是一個民族的悲劇。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