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709事件五週年

  • 時間:2020-07-12 17:4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資料照片/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5年7月9日凌晨四點多,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宇律師發出消息說家中突然斷電並有人撬門鎖,隨後失聯,外界可能還沒有意識到一場席捲中國的政治鎮壓風暴已然來臨。

到次日,先是該所主任周世鋒律師早上在宋莊一個酒店房間被人蒙頭強行帶走的消息在網上擴散,其後接連傳出多位該所律師及職員被不明人士帶走或失聯的消息。接下來幾天時間,中國十多個省市上百位律師和公民行動者相繼遭當地警方拘捕或傳喚約談。

如此同時段、大範圍、大規模針對律師和公民行動者的政治鎮壓風暴,顯然是當局早已預謀並事先部署好的,事後得知,除湖南謝陽律師、廣東隋牧青律師、廣西陳泰和律師之外,其他被拘捕者都被轉移到天津羈押。而在這之前不久的5月19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以網名“超級低俗屠夫”活躍於各種公共抗爭事件中的吳淦先生,在南昌市江西省高院門口遭當地警方帶走,後輾轉移送至天津羈押。

屠夫是當代中國社會極具代表也最為優秀的抗爭行動者,他參與抗爭行動的勇氣,創新抗爭劇目的方式,拓展抗爭空間的能力,動員公眾參與的智慧,堅持抗爭理念的篤定,在在彰顯他在社會運動中的非凡價值。本人以為,屠夫被拘捕才是709事件這場政治鎮壓風暴的濫觴。

這些遭拘捕或被傳喚約談的律師和公民行動者,此前都是在各類公共抗爭事件中積極踴躍的台前幕後行動參與者,也是當代公民社會運動的領導者和踐行者,還是信奉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理念並身體力行的人權捍衛者,更是一黨專政極權統治下逐漸嶄露頭角、初具團體雛形的政治反對者。

709事件至今已逾五年,當初這批遭拘捕的人士,都被當局指控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除了周世鋒被判刑七年、胡石根被判刑七年半、吳淦被判刑八年,三位至今仍在獄中,其他被拘捕者均已或取保、或緩刑、或期滿而獲釋。就連該事件最受公眾關注、超過三年未有任何音訊、此前亦屬北京鋒銳所的王全璋律師,也於今年四月刑滿出獄並和家人團聚,

不可否認,709事件中,政治鎮壓風暴是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中心,再蔓延擴展至與該所有關聯的其他抗爭行動者,這從被拘捕者名單以及本人和多位遭警方約談人士的經歷中可以得知,重點提到該所周世鋒主任和王宇律師。所以後來外界在對709事件的關注和聲援方面,多是刻意突出人權律師的身份,由此讓外界產生被拘捕者都是律師的錯覺,這對胡石根長老、勾洪國、劉永平、屠夫吳淦、望雲和尚、翟岩民等非律師身份的被拘捕者未免有失偏頗。

對於這些被拘捕者,本人尤其想說說王宇律師、老木劉永平、考拉趙威、望雲和尚林斌、屠夫吳淦、謝陽律師這幾位朋友,他們都是本人在709事件之前就曾見面認識且比較熟悉的。

和王宇律師第一次見面認識是2013年8月下旬的某天在北京,她給我的直覺印象是非常親和友善,那天她和一位高高瘦瘦的外籍人士帶我走訪某個維權家庭,具體聊什麼我已經忘記了。後來我才想起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過遭天津鐵路公檢法系統構陷的女律師就是這個王宇。2018年3月初,被迫電視認罪獲取保後的王宇律師陪母親外出旅行路過長沙,本人和太太開車陪她們去湘西遊玩了好幾天,一路上我們天南海北聊了很多很多,能夠明顯感受她對中國法治現狀和政治環境的深深失望和無奈。

和老木也是那次去北京見面認識的,他在北京多年,老家是江西萍鄉的,和本人常住地湖南株洲相距不遠,加上此前在網絡也彼此知道對方,所以容易親近一點。他在網絡上比較活躍,一些和他認識的外地網友都說,到北京只要聯繫他,他都會召集北京的朋友們接待,多數時候,胡石根長老也會參加。但在聚會中,老木卻不善言辭,顯得沈穩和謹慎。709事件中老木取保獲釋送回老家萍鄉後,本人曾私下去拜會他兩次,也想試圖了解他被羈押期間的經歷和狀況,但他對此絕口不提。

考拉是709事件這批被拘捕者當中相對最年輕、關注度也頗高的女生,不僅因為其活潑的性格和清新的外表,而且她在大學時就曾參與政治公益活動遭警方傳喚過,擔任李和平律師助理期間,積極參與和宣傳為各地冤假錯案申訴的“平冤大篷車”行動。這不禁讓本人聯繫到一位和考拉年齡、外形都相仿,經歷也類似的台灣政治人物賴品妤,二人都是在學生時期就參與社會政治活動,賴品妤在2014年6月曾與多人堵路抗議中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一行而遭地檢署提起公訴,後終判無罪。賴品妤還擔任過台灣立法委員林昶佐的助理,並於今年初自己也競選成功獲當立法委員,而考拉在取保獲釋後便已淡出公眾視野。可見不同的政治制度,造就她們兩人不同的人生道路。

望雲和尚是這批拘捕者當中唯一的佛教徒,而且宗教色彩非常明顯,他2013年10月到訪株洲約本人見面的時候,就是穿著一身深黃色僧服。2015年5月下旬,本人也曾赴福建寧德在他任住持的九仙禪寺客居多天。佛教作為中國傳統社會主流宗教,一般都是與世無爭置身事外,即便慈悲為懷的教條式勸誡,也多是停留在對個體層面的樂善好施,佛門中人極少有質疑和批判政治制度並主動參與公共抗爭行動的。

對於屠夫和謝陽,在這批被拘捕者當中,本人和他們二位交往最為頻繁,眾多公共事件中都有溝通和合作,私人關係也很不錯。2017年12月26日,這是西方國家最傳統、最隆重的聖誕節假期期間,他們兩人的案件於這天分別在天津和長沙法院開庭,當局刻意挑選這個日期顯然經過精心的政治算計,意圖降低國籍社會關注度。判決結果也是雲泥之別,屠夫被判八年,是709這批被拘捕者當中獲刑時間最長的,謝陽則被判罪成免刑,由此就讓外界關注者對兩人的評論意見產生對立態勢。二位都是本人的好朋友,在網絡或是線下知悉那些辯論和攻訐,本人只能盡量保持審慎,但還是有自己內在的判斷。

本人從不諱言,對屠夫兄是發自肺腑由衷的欽敬!即便他不得已認罪妥協,也絲毫不會折損我對他的看法,這是基於平常在生活中和他多次的接觸了解。對謝陽亦是如此,雖然他在被迫公開認罪悔罪並否認酷刑換取免刑後受到某些批評,但身陷囹圄時想像無法預估未來的巨大恐慌,還有隨時可能的酷刑虐待,相信一般人在此境況下都渴望一根救命稻草,而且之前他就已經遭羈押一年多時間,709事件中就有其他獲釋者講述過羈押經歷,加上辯護律師陳建剛披露的會見謝陽筆錄,稍有思考的人士不難給出理性判斷。若要責難,也是應該指向加害方。對於一般人,我們用平視的眼光即可,但對於屠夫吳淦這樣的決絕抗爭者,必須仰視!

然而,由“709”開始的這場政治鎮壓風暴並沒有就此平息下來,到目前也看不到任何停止的跡象。勇於擔任王宇律師羈押期間的辯護律師李昱函,和敢於公開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的余文生律師,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1月先後遭當局拘捕,至今仍遭羈押。長期從事NGO工作的公益人程淵、劉永澤、吳葛劍雄去年7月遭拘捕,積極倡導和致力推動公民運動發展的丁家喜律師和許志永博士也於去年12月和今年2月相繼遭拘捕,今年還有在地報導武漢肺炎疫情的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張展,以及街頭抗爭者謝文飛、詩人王藏、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等遭拘捕,很抱歉未能一一列出所有遭拘捕者的名字。

以上所述,只是本人對709事件五週年的一點感想。但願公眾在關注和聲援遭受政治打壓和迫害的人權律師的同時,也請別忘了其他非律師身份但同樣遭受政治打壓和迫害的公民抗爭行動者。

作者》歐彪峰(中國湖南政治異議人士)
2020年7月11日於湖南株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