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有本土派候選人的選舉!反送中來台港生籲民主派團結抗衡中共

  • 時間:2020-07-16 11:0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制度內抗爭空間銳減,如今可能已經是香港最後一次有本土派候選人可以出現在選舉中。(資料照/AFP)

2016年的新界西立法會民協馮檢基奪1.7萬票,街坊工友服務會黃潤達獲2萬票、社會民主連線黃浩銘取2.8萬票、李卓人得3萬票,4張代表基層、勞工、街坊的民主派名單獲得多達9.5萬人的支持,比新界西票王朱凱廸還要多,但他們卻一個議席也沒有。這樣的結果正正顯示出在香港式的比例代表制下不願協調的結果,浪費選票而失落議席。

同一選區的中共派系,因為有著精密的國家機器以選民基數一早掌握好配票數目,每個候選人以盡量少的票數來當選,分配予其他候選人,在明知中共方的選民基數只有4成的情況下,在地區直選以最少選票獲取最多議席。

由此可見,何君堯的勝選反而突顯出,要與中共配票機器抗衡就更加需要初選協調,減低浪費選票的不確定性。

中共素來以向老人家派發「掌心雷」方式(投票提示紙)配票,而配票系統有著中聯辦為首的國家機械緊密合作,配合每個票站外的「假民調、真配票」的民意調查,可以做到極精密的配票而不會浪費選票。因此,我們才更需要初選結果再作配票,務求把己方對敵方超過兩成的選民優勢效益最大化。

「ONE DAY IS A LONG TIME IN POLITICS」

原本希望勝選35個議席以上的意義與在今天的意義已經完全不同。

六月抗爭的原點,我們都見盡民主派以雙胞的條例草案委員會持續抵抗,亦是今日立法會所有會議室都被鎖上,不給民主派一早霸佔主席台的直接因素。我們是因為制度的暴力而走出來背水一戰,守衛家園。

我們一直力戰至今時今日,而大概現時做什麼也要以最後一次的覺悟來做,制度內抗爭空間銳減的同時,説起來我已經開始忘記上一次合法遊行是何時了,那時沒有人會覺得這是最後一次遊行。在日益惡化的環境下,如今可能已經是香港最後一次有本土派候選人可以出現在選舉中,如果是支持本土派的話更加要全力支持今次初選,作為冠以本土派候選人所代表之巨大民意基礎。即使在現時國安法的情況下,若然坐擁大量民意授權的候選人或當選人被中共會以國安法拘捕議員,正好給予外國印證香港已變成中國,一國一制的最佳鐵證,距離走向「攬炒」增加己方交易籌碼又再進一步。


香港政治環境日益惡化。圖為港警10日帶著搜查令到協助執行初選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稱疑有資料外洩,帶走電腦與文件。(圖/推特)

來到全國人大解釋基本法(下稱釋法)與加入基本法附件三作為基本法的加構問題。這也是另一次「攬炒」與香港崩壞的另一例證,全國人大不停以釋法破壞基本法,不就是從根本直接破壞一國兩制?突破法系的不同(香港為海洋法系、中共為大陸法系)加入法律至附件三之先例已開,預計中共亦會再不停以國安之名引入惡法。此前立法會一直守住地區直選過半議席來守住不同惡法否決權,亦因為有著這條底線加上持續抗爭,香港人最終迫得中共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公開以附件三的方式出術僭建惡法。

法制的破壞自然會破壞本身因應香港基本法的特殊地位已賦予的特別地位,例如台灣的《港澳條例》的六十條指出香港或澳門情況發生變化,致本條例之施行有危害臺灣地區安全之虞時矛以廢除;再者,執筆之時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香港自治法》以及制定不同制裁包括廢除香港根據《香港政策法》所享有的特權,運動正式走入另一個階段,大國博奕成為影響香港命運的一大因素。 

隱憂

2019與2020年註定會留在所有人的心中,先以初選選出所有本土派候選人參與直選,增強其代表性與合法性,繼而參選立會,如果一切所有人都尊重初選結果,是不會回到2016年的互相分薄票源的情況的;反之,若有人放棄初選協調,所有候選人互相分薄票源一如2016年新界西的情況,屆時立法會惡法通行無阻,要封殺網絡就封殺,要立法追殺海外港人就追殺,連動用附件三破壞法制都不需要,一切合憲合法以本地立法程序產生,那我們這一年以來的付出才是真的白廢。

建議大家認真看待今次初選,尊重選舉結果,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究竟會否是最後一次選舉我不知道,但1937年的德國人亦不知道下一次投票會是在17年後,所以希望大家好好珍惜機會。

放棄一些無謂的幻想與面子,建立起與中共及其幕後操控國家機器的敵對心態,希望大家好好在選舉前的一個多月衡量利弊,不致革命義士失去的血與家園付諸流水。

毋忘在莒,光復香港。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