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臺灣New一下7 - 徐行生活劇場

徐行生活、徐行生活劇場。俗話說:文學不能改變世界,但文學可以改變人,人可以改變世界,「劇場」廣義來說,就是把「文學性的故事情節搬上舞台」,小劇場運動除了是當代文化交流中一個相當成功的「臺灣經驗」外;劇場美學常以輕巧有趣地方式引人入勝;而生活化的創作題材,更能以溫和漸進的理性思辨進行多元對話。
 

前往>>央廣華語節目粉絲團 | Facebook
前往>>北安55號微博 | Weibo
聽友來函: [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20-09-27
徐行

徐行生活劇場:疫情打亂了出國旅遊的計畫,但何妨為自己安排一場島內小旅行?繼上個星期介紹《超親密小戲節》,透過走路看戲、看戲走路,漫步台北城市巷弄之餘,今天節目裡將走訪台灣鄉間,體會「社區營造」概念下的在地生活趣味。所謂的社區營造,簡單來說是社區的一種自發性行動,指的是「居住於同一地理範圍內的居民,持續以集體行動來處理、面對社區內的生活議題,進而彼此連結、共創生活福祉」,其內容約略分為「人、文、地、景、產」五個面向,一方面透過公部門的資源挹注,動員在地居民、關注自己社區的歷史文化外,同時打造地方特色、推廣當地產業,並進一步營造社區的公共空間,以期建立永續發展的生活環境。來自台灣農業大縣–雲林的志工說「雲林,是個好所在」,水資源豐沛、少颱風,並以自己所在的斗六江厝社區為例,說明江厝地名的由來,應來自當地民眾多為糖廠工人,閩南語的「工」與「江」同音,「工人的家」即是「江厝」,當地至今還保留著糖廠小火車的軌道;雲林科技大學廣闊的校園,就曾是一片蔗田。近年,隨社區再造計畫,除打造原有的鄉村風貌外,還規劃了許多熟齡成長課程和民眾活動,甚至自組劇團、合唱團,前者多將生活議題融入劇情,推動育兒、性平以及如何終老等觀念,合唱團在怡情養性之餘,還能凝聚鄰里間的互動,節目即以「幸福是啥米」一曲收尾。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9-20
徐行

徐行生活劇場:疫情下,讓我們藉由演出來進行一場城市小旅行,介紹「飛人集社劇團」的《超親密小戲節》,透過走路看戲、看戲走路,邀請觀眾走進台北城市巷弄與偶戲作親密的交集。回推十多年前,當時驚豔於荷蘭城市巷弄,無論是咖啡館、服飾店甚至是住家客廳,皆有許多小巧精緻演出的「飛人集社」創辦人石佩玉,回台後於2010年10月,首次在台北街頭舉辦小戲節,靠著日常生活中與店家的交情,成功說服了9位創作者,開始一系列在各個特色空間,上演一齣齣華麗的冒險。從那個時候起,「超親密小戲節」寫入台北藝文觀眾的秋天行事曆裡,創作者透過物件╱偶戲,發現了一種親密的美感經驗,它無關乎作品的規格或空間大小,那種親密感受,實來自於操演者的細膩和生命經驗,並以一張票看三齣小戲的方式,引領觀眾遊走於城市角落。然而隨著時間推移與城市風貌的改變,每年小戲節都在嘗試新的風格,如何溫柔地介入在地生活?如何透過物件啟動個人情感?尤其此刻面對疫情,又如何找回觀看的現場親密性,更成為一大挑戰。今年三區九齣小戲,除橫跨古亭區、江子翠與大安生活圈外,九個分屬於不同向度的創作:包括非敘事創作的金鐘編劇和劇場導演;玩轉燈光、空間與聲音的劇場設計師;以及戲偶製作高手和策展人等共十五位藝術工作者,將再次展現充滿戲劇張力的微型演出。十分好文摘:分享「蒙特梭利教育下的同理心」一文。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9-13
徐行

徐行生活劇場:讓溫柔歌聲撫慰焦躁不安的心靈,介紹「廣藝基金會」再次搬演的音樂劇《何日君再來》,透過鄧麗君小姐的經典歌曲,回望台灣打拼年代的人情故事。這齣以鄧麗君十八首歌曲串連的戲,描述三位名字裡都有個「君」字的女孩,為了追求夢想同租一間公寓,雖然彼此出身、性格皆不同,但因偶遇成了知己,並一起在寂寞城市裡奮鬥向前。編導謝淑靖以經典歌曲,交織出三段悲歡離合的老派情事,同時埋入了對外省、本省、原住民族群的生活觀察,打造一齣台灣經濟起飛年代,小人物異鄉築夢的故事,也讓看戲的我們能經由夢想看時代,用歌聲憶從前。全劇除了《甜蜜蜜》、《小城故事》、《月亮代表我的心》、《但願人長久》等一些讓人琅琅上口的歌曲外,《漫步人生路》中的「小雨點,放心撒,早已決心向著前」歌詞,成了開場時的鮮明意象,或如鄧麗君小姐生前唯一填詞的《星願》裡,迎向淚水和微笑的道路,何嘗不是她個人的真實寫照?乃至於在劇終哼唱的那首《何日君再來》,更在回應每個人生命中的春夏秋冬。這齣2018年首演佳評如潮,2019年經典再現,2020年重製、並於九月下旬在高雄衛武營搬演的這齣戲,邀請曾被讚為「很會說故事」的人氣歌手賴珮如,在劇中以天涯歌女之姿登場;飾演千金小姐的李佳歡,一首「小城故事」亦不惶多讓;鍾佳容「原鄉情濃」唱出的繾綣心事,則讓人驚豔。十分好文摘:分享「熱愛工作」一文。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9-06
徐行

徐行生活劇場:劇場是否應擔負某種社會責任?介紹「差事劇團」再次重製的作品《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透過真實素材,轉身回望台灣五0年代的歷史傷痕。這齣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舞台劇,取材自1950至1980年代客家族群遭受迫害的真實事件,同時加入台灣第一波「新埔遠東化纖」的罷工行動,因此每段劇情開頭,皆安排「請問你會說客家話嗎?」或「請問你認識范天寒嗎?」等台詞,除重覆喚起我們的時空記憶外,也在叩問我們與當代歷史的距離。創作者鍾喬回溯台灣解嚴之初,當時任職於「人間雜誌」的他,因製作「客家專輯」前往楊梅三洽水村落採訪一戶梁姓農家,農家主人曾入獄二十年,其兄長與侄兒亦於三十年前被槍決,此後整個家族選擇沉默噤聲,即便解嚴後仍然忐忑,「范天寒」就是風聲鶴唳時空下所杜撰的一個名姓。至於何以將報導文學轉為戲劇形式?同時也是「差事劇團」團長的鍾喬表示,報導文學在於發覺歷史,但搬到舞台上,則不只是要說出事實而已,更希望能與當代觀眾產生對話。這齣曾入圍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的創作,於2018年客家「還我母語運動」三十周年時首演,當時就曾引起各方關注,時隔兩年後再以新的風格與表現手法重新詮釋,並於九月下旬和十月中旬,分別在台北和台南,各演出兩場。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8-30
徐行

徐行生活劇場:性別平權了嗎?透過國際一項《歸還她的本名》計畫,談女性書寫以及當前性平的各種面向。在過去年代,使用男性筆名出書的女性作家不在少數,而就在近期,為了慶祝英國「女性小說獎」設立25周年,由貝禮詩酒廠贊助發起的「歸還她的本名」(Reclaim Her Name)計畫,不但重啟25位過去以男性筆名見世的女性作家的作品,還以電子書形式公開於網站上,供讀者免費下載,除希望為這些作家爭取應有的名聲外,同時鼓勵大眾關注女性在出版時所面臨的挑戰,以及使用筆名的原因。這些作品包括了喬治‧艾略特(本名瑪麗·安·埃文斯)所寫的經典小說《米德鎮的春天》、英國女作家佩吉特的《幻影情人》以及法國女作家杜萍的《印蒂安那》等。而選用男性筆名的原因,除當時不利於女性的社會氛圍外,許多作者在世時,甚至堅持要隱姓埋名,也不願以真名出版,以確保作品受到重視,避免因性別而產生負面效應。時至今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只因上學,就被塔利班當局開槍攻擊;印度電影《我的冠軍女兒》中對女性的刻板描述,或阿富汗《Where is my name》的女性正名運動,文學史上更有一個有趣現象,就是女性作家取男性筆名,用以彰顯文章的客觀、重要性;男性作家使用女性筆名,在於區隔論述與小品戲謔之作,在在呈現了某種可供探討、玩味的性別觀點。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19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