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華人徵文...江蘇.賈宏偉撰寫...「你在他鄉還好嗎?」

  • 播出時間: 2014-06-08 13:00
  • 李正純

我想該回鄉下看看父母了

雲南.李家俊

小時候我和父母住在鄉下,我們居住的小村子在雲南邊境的一個小山坡上,離縣城大約150公里,村子後面就是緬甸屬地了,這中間隔著一條波濤洶湧的怒江。那時候緬甸還沒有禁種罌粟,每到春夏之交,對面的山坡上就開滿了滿山的罌粟花,漂亮極了,父親說那些花凋謝後就會結出煙苞,待煙苞成熟的時候,煙農用刀子在上面一劃,就會流出一種白色的漿,人們把那些白漿收集起來就是我們常說的“大煙”(鴉片)了。

我們家前面有一個小水塘,水塘旁邊有一棵粗大的榕樹,遮天蔽日,是我們夏天乘涼的好去處。冬天的時候水塘裡沒水,只有到了雨季,水塘裡才會集滿了雨水,這時候鄰居家的一群鴨子就成天在裡面“嘎嘎”地遊來遊去,青蛙也開始不分白天黑夜地叫著,熱鬧極了。

小村子民風淳樸、風景優美,唯一不好的是交通不方便。直到我初中畢業那年才修通了公路,但卻一直沒有通班車,只是偶爾會有卡車送貨進來,下完貨就匆匆開走了。那時候我和夥伴們常常爬上水塘旁邊的那棵大榕樹上,看對面山腳下駛來的卡車,也同樣會目送那些卡車駛往山外,後面揚起一路的塵土。

由於交通閉塞,對外界很不瞭解,因此,小時候也就格外嚮往外面的世界。初中畢業後我如願考上了縣裡的高中,總算有出去看看的機會了。

記得第一次進城念書那天,母親一大早就起來張羅早餐,早餐後,我就和扛著行李的父親一起上路了,臨行前母親一個勁地叮囑我:到學校要好好學習,不要和家境好的同學攀比、要尊敬老師,要和同學搞好關係……我一邊“嗯”著一邊跟著父親走出家門,走了好大一段路回頭,看見母親還在村口不停地抹著眼淚。至今我還常常想起這一幕,心裡酸酸的。

因為沒有公車,儘管有公路,我和父親還是不得不靠兩腿走,只有到離家約70公里外才有一個小站,在那裡可以搭從另一方向開來的班車去縣城。為了少走點路,父親帶著我抄小路走,以前從沒出過門,更不用說走那麼遠的路了,還沒走一半路,腳上就起水泡了,為了不讓父親擔心,我還是忍著一直沒說,直到傍晚的時候才一瘸一拐的到了候車的小站。時間晚了,只能在那裡住一宿等待明天的班車。第二天我上車後父親也就原路返回去,我看著父親回走的背影,第一次覺得自己孤單無助起來。

三年後,我高中畢業了,考上了省城的一所財會中專,畢業後被分回到縣裡的一個大型國有制糖廠工作。後來又調到縣城裡的一個企業工作。

多年以後,我結婚了,並且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是一個可愛的女兒。去年,女兒初中畢業了,成績優秀,我和愛人都覺得縣裡的中學教學品質不太好,決定把女兒送到離家100多公里外的市里一所私立學校念高中。

開學的那天,我和愛人親自把女兒送到學校,在幫女兒辦完一切手續後就準備回家了,女兒到學校大門口送我們,看著女兒站著學校門口跟我們告別,我突然有想起了當年母親站在村口向我揮手抹眼淚的情景。不同的是現在的條件好多了,班車很多,去市里上學不用像我以前一樣走路,100多公路的公路,也就兩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

儘管我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到了一定年齡還是會變有些感性,有時候我一個人會想很多小時候的事情,尤其是老想到多年前父母送我上學時的情景。現在自己有了兒女才體會到了那句話的意思:“可憐天下父母心!”。

女兒是第一次離家那麼遠也是那麼長,我和愛人總是很擔心她是不是能適應新的環境、獨立的生活。一個學期就快過去了,有一天突然收到女兒的手機短信:“老爸,今天是感恩節,感謝你們的養育之恩,祝您老健康快樂!”。我突然很感動,原來女兒長大了,知道感恩了。

此時我突然記起,好長時間沒有回鄉下了,我想,我也該回去看看父母了!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