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華人徵文(我與我那剪不斷的收藏愛好) 黑龍江.劉銘洋

  • 播出時間: 2014-06-22 13:00
  • 李正純

我與我那剪不斷的收藏愛好

黑龍江.劉銘洋

每個人在自己的生命中都會有屬於自己的興趣和愛好,好像每個人那不盡相同的外表。興趣可能是從小培養或者藉著家庭環境的薰陶下而形成的,有些人的愛好可能伴隨其一生,更為人生的旅途增添了諸多的色彩。

我的愛好是收集歷史上各個時期的貨幣。這其中既包含紙幣也包括硬幣,而我的收藏更側重硬幣多一些。

說到收藏錢幣的經過,時光不得不倒回到二十年前,那是一個夏日晴朗明媚的午後,我還在林場的子弟學校讀小學,放了學的我背著小書包,像其他的孩子一樣邊玩耍著邊向家中走去,小孩子的手腳總是喜歡動來動去的,我走著踢著路邊的小石子,偶然間的一聲金屬的碰撞聲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快步走過去,俯下身子撿拾起了這枚只殘存一半而略顯斑駁的小銅片,好奇的我注意到在這殘缺的小銅片上竟然還有文字,好奇和新鮮感驅使著急於獲得答案的我飛奔回家,把手裏的這個新鮮玩意兒遞到媽媽手中,一股腦地拋出了一連串的疑問。

 從媽媽的口中我得知這是大錢,這是我們當地對於銅錢的方言叫法,「大錢」是古代人花的一種錢幣,那上面的字呢:我問媽媽?媽媽回答說:那是銅錢的名字!「哦……,那它們的名字都一樣嗎?它們是什麼時候的?那時候的人為什麼花這種錢?」面對我連珠炮般的問題,媽媽不再回答。而是讓我多讀書,說長大了就會知道了。我怏怏地走開了,然而就這樣!就是這麼一個不經意的開端,使我的這一愛好伴隨著我,如影子般朝朝暮暮與我形影不離。

 小學的時光是令人懷念和充滿著太多美好記憶的。因為我們的地緣和歷史原因,在近代的歷史上,曾經在這片土地上建立過一個短暫的政權“滿洲國”,對於這個國家的認識,也是我從收藏中瞭解到的。那時候我依舊在讀小學,我們林場的轄區中有兩個農場,農場的居民多半來自省內的農村,他們的子弟也和我們在一個學校讀書,久而久之,我的這點愛好也被他們熟知了,有次一個比我稍大一點的孩子拿了兩枚硬幣,故意的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還沒待我看清晰,就緊緊握在了手心。這小小的舉動足以勾起我強烈的好奇心,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過來瞧瞧,當然最好讓那兩枚硬幣能夠屬於我!

人家拿硬幣給我看,是要我用鉛筆刀和他交換,那時候鉛筆刀對於每個小孩子來說,都是新鮮的玩意兒,父親給我買的鉛筆刀我當然是很喜歡的,但是一想到他拿在手裏的“稀世珍寶”我就動搖了,最終愛好戰勝了一切,我的鉛筆刀歸了他,我也如願的搜到了那兩枚“寶貝”。

在這兩枚錢幣的正面刻畫著兩條戲珠的飛龍,中間寫著一角兩個字,背面的中間是一朵團花,上緣鐫刻著“大滿洲國”字樣,下緣則鐫刻著“大同二年”字樣。這究竟是那個國家的?為什麼我不曉得也從來未曾聽說過呢?怎麼這個國家也用方塊字嗎?後來我從長輩們的口中詢問,以及通過書籍瞭解到:這原來是經由日本人幫助,在東亞建立起來的一個國家“滿洲國”。這個國家難逃劫難,毀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蘇聯人的手中。國共內戰結束後,這段歷史仿佛更加成了禁忌而不再被人提及,慢慢的連滿洲這個詞也不再被別人提起。不論勝者為王亦或敗者為寇,歷史卻永遠是由後人書寫的,歷史也終究要以本來面目示人的。

我漸漸地長大,走出校門,直到後來參加工作步入社會,接觸的、學到的也越來越多了起來,開闊了視野的同時,我的藏品也日臻豐富了,藏品的種類也不在只局限於古代,而是從古代延伸到了近現代,並且從中國“走向了世界”。最早帶我跨入收藏大門的硬幣也擴展到了紙幣。早從上學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收聽廣播,而從收聽短波中發現了來自寶島的聲音以後,就讓我愛上了這片與我的故鄉相聚萬里之遙的美麗的土地,也夢想著能夠有一天真正身臨其境地踏上這片土地。並且因為愛好的緣故,我也一直在收藏著寶島的紙幣和硬幣,從一開始零零散散無序地收藏,到現在有系統地逐年收藏,使我從收藏中更加深了瞭解臺灣,熟悉臺灣的文化、風俗、歷史、典故,從收藏中我知道:臺灣早在民國五十年代時候就發行的一角鋁幣背面的設計就採用了蘭花圖案,恰恰這一同樣的圖案,整整過了三十餘載,又再次出現在大陸的一角硬幣上,不知道這是偶然的巧合,還是刻意的模仿?但這足以印證了兩岸在文化上是一脈相承的,雖然海峽相隔,但是我們的文化仍舊是相通的。

也通過在收藏國府遷台後的硬幣中,讓我瞭解到在華人地區中第一枚紀念幣是誕生於民國五十年的,是為了紀念中華民國建國五十年而發行的紀念銀幣。在收藏臺灣的紙幣的過程中,我也漸漸地客觀地瞭解了那段塵封的歷史,在戒嚴期間,臺灣的紙幣除了有本島券以外,也發行了只限在金門、馬祖、大陳流通的加蓋地名的離島券,這也是那段歷史和時代的見證。

歲月已逝、斯人已逝,那些年的征戰廝殺已經被和平所取代,那些依舊留存的,記錄著一個個時代的歷史產物,紙幣、硬幣、郵票等等,卻在向國民訴說著那逝去的一切,同時也讓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能夠客觀地看待歷史,更加珍惜現在這和平的生活。通過收藏臺灣的紙幣和硬幣,我也學到了很多在大陸已經消失了的傳統文化。收藏的過程是快樂的,而能通過收藏,獲得新的知識,那種快樂更加是溢於言表。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