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越鋼污染事件三年 受害者:我從船長變移工

  • 時間:2019-06-13 18:1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台塑越鋼污染事件受害者、在台移工阮先生。(吳思彥 攝)

2016年4月,台塑集團越南河靜鋼鐵廠(簡稱:台塑越鋼)海洋污染事件,引發居民抗議,儘管台塑承認錯誤,並支付5億美元罰金交給越南政府,然而,居民仍沒有得到合理賠償,更有抗爭者因爭取權益被捕入獄;6月11日,台塑受害者正義會(JFFV)與環境法律人協會等民間團體,代替7875位越南中部原告居民,在台遞狀控告台塑越鋼24位股東及董事,應再賠償新台幣1.4億,擔負企業責任;污染的傷害已造成,且短期內無法完全清除,央廣獨家訪問兩位來自越南中部地區的受害者,陳述3年來,家鄉海洋被污染後,被迫遠赴海外打工及被限制言論現況。

無法再捕魚 越南船長賣船在台當移工

台塑越鋼污染事件受害者、在台移工阮先生說:『(原音)我現在在台灣做保麗龍。(問:在工廠工作?)對。』

原本在越南以捕魚為生的阮先生,操著不熟悉的國語,努力地跟記者描述現在台灣的工作。

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踏上台灣的土地,身份從船長到在台移工。

阮先生說:『(原音)我在捕漁,有看到魚死掉很多,我以前當老闆,有一艘漁船,捕魚17年了,(問:那為什麼不捕魚,來台灣?)2015到2016年,魚因為污染死掉很多,没辦法做了,我就把船賣掉,來台灣賺錢。』

他說,在越南中部有成千上萬的壯年,被迫遠離雙親、妻小,因為污染過後,就算恢復捕魚,也没有人敢買當地魚穫。

同樣來自中越省份的在台移工阮小姐說:『(原音)魚釣起來,没有人買,不敢吃,全部的人都怕死掉。』

當漁夫失去乾淨的海洋,如同失去了手腳,同樣來自中越受污染省份的在台移工不平地說,自己家人辛苦捕上岸的魚,乏人問津,怎麼活下去!

向越南政府爭取權益 竟被判重刑入獄

越南天主教崑嵩教區退休主教黃主教(右)。(吳思彥攝)

越南天主教崑嵩教區退休黃姓主教說:『(原音)我們要求將公道還給人民,同時,也要處理這個環境,還給我們越南人一個乾淨生活的環境;請支持我們,我們打這個仗是很困難的,我們這個仗的目的是存有公義,所以請大家支持我們。』

黃主教說,污染影響的不只是海水與空氣,還有當地民眾的生活,依據越南政府提交國會的報告,直接受影響者共有1萬7千多艘漁船及4萬多人,間接受影響的勞動人口近18萬,然而,實際數字不只如此。

雖然,台塑集團2016年8月支付越南政府5億美元,作為中部四省漁民損失的補償,但許多受害者並未獲得合理賠償,即便越南政府不允許,但在河靜、廣平、河內和胡志明市等地,越南人持續進行多次反台塑越鋼的抗議行動,上萬人響應,但在官方的暴力鎮壓下結束,近廿位越南民眾因此入獄,甚至被判長達十至廿年的有期徒刑。

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移工移民辦公室阮文雄神父。(吳思彥攝)

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移工移民辦公室阮文雄神父說:『(原音)越南的司法跟台灣的不一樣,因為,越南的法院裡面有共產黨,他們先決定判多少年,如果開庭時,你怎麼辯護也没有效,像有人被判16年,因為他陪伴被害者,說他們的故事,然後在網頁分享給其他人,讓大家知道,被判刑的大部份是幫忙被害者講話,蒐集一些資料,然後傳給其他人。』

被恐嚇噤聲 中越移工無懼警告

深怕身份曝光,阮先生戴著帽子和口罩接受採訪,他是未獲得任何賠償的一員,三年前,生活過不下去,當地,像他一樣的年輕人,還有積蓄的,可以出國工作,即便得忍受仲介不合理剝削,但現在,越南政府對中部省份民眾出國工作申請嚴厲管控,阮先生談到自己妹妹的情況,他說:『(原音)我有一個妹妹,她想來這裡工作,但政府不允許,所以出不來。』

在旁的阮小姐補充,這是越南深怕受災戶到海外謀生,傳布對政府不利談話,她說:『(原音)她妹妹找工作找不到,我們的政府没有給他蓋印章,怕我們來這裡很多人,他們不喜歡。』

相較阮先生,阮小姐的國語比較好,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已在台灣的工廠工作快六年,剛從大夜班下班,就趕到台北地方法院與大家一起呼口號、提訴訟。

阮小姐說:『(原音)我在有印花衣服的工廠工作。(問:老闆,讓你們今天休假來法院?)沒有,我剛下班,準備晚上再上班。』

看她,没有帽子和口罩遮掩,難道不擔心嗎?

阮小姐說:『(原音)有!他們有來,跟我們的媽媽說,如果我還跟他們講話、還要拍照,還有在FB傳什麼東西的,我回國後,他們要給我麻煩,我說,如果你們要給我麻煩,我等!我想要公平,我們要講,我不會怕。』

台灣律師赴中越助受害者 全程被監視跟蹤

三年來,污染事件在台灣人心中已被淡忘,但對越南當地民眾而言,仍深受影響,在自由開放的社會中,公民有權要求政府資訊公開、為污染負責,但相反地,這種情況,對越南民眾而言,僅是奢望,就連曾今年2月親赴中越省分,與受害人見面蒐集證據的台灣環境權保障基金會黃馨雯律師,都感受到無形的壓力。

她說:『(原音)說真的,有一定的危險性,我們到哪裡,後面都有公安開著車跟我們。』

台灣環境權保障基金會黃馨雯律師。(吳思彥攝)

台塑越鋼污染 近7900人求償1.4億元新台幣

面對理賠過程草率及越南政府的消極以對,受害者在越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取得協助,於是,來自中越省份7875名越鋼污染受害居民,委任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和環境法律人協會律師跨海提告,針對越鋼24名股東,請求損害賠償新台幣1.4億元以及要求台塑集團應提出具體賠償及回覆海洋污染。

台塑越鋼污染,近7900人跨海求償1.4億元新台幣。(吳思彥攝)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律師說:『(原音)它賠付賠給誰?越南政府!為什麼?不是要賠給越南受損害的人民嗎?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是你賠給越南政府,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我們這邊能夠拿到的就是一份越南國會公開的報告,但是這些最原始的污染數值,還有人民受損害的程度,我們都不知道,所以,這些我們只能透過台灣的司法希望獲得一個真相。』

律師團為被害人爭取的權益,包括財產權、健康權與工作人格權,例如,許多漁民被迫轉業成為農民,這些都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23條人人有權工作、自由選擇職業。

看見中越弱勢受害者 律師憶台灣RCA事件

污染帶來的傷害不僅止於污染!越南天主教崑嵩教區退休主教黃主教強調,台塑越鋼海洋污染事件,不僅破壞越南的產業結構及社會結構,更影響成千上萬個家庭,這已經不只是災害,而是一種罪惡。

25年前、1994年,台灣曾發生美國無線電公司污染曝光,又稱RCA事件,外商長期挖井傾倒有機溶劑等有毒廢料,導致台灣的土壤及地下水遭受嚴重污染,張譽尹律師從2011年起,參與台灣RCA公害訴訟律師團至今,對於經濟優勢的先進國家跨國資本,進入經濟相對弱勢的國家,利用他們缺乏完善管理的政治現實,深感不恥。

張譽尹律師說:『(原音)在早期台灣的法制、環境、人權都沒有那麼完整的時候,大公司來這邊尋求很便宜的土地跟勞力,然後生產了大量的產品,賺取大量的金錢,卻把污染疾病留給台灣人民,這個部分,當我在接觸RCA的過程看見,會覺得很氣憤,結果,現在我們自己的跨國資本台塑,把污染輸出到越南,我覺得非常羞恥,真的。』

對於越南民眾跨海訴訟,6月11日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立即發表聲明回應,已於2016年8月支付5億美元作為中部四省漁民損失之補償,並依越南政府要求由其統籌辦理發放作業。

面對未來訴訟之路,張譽尹律師不諱言,這是一場高難度的跨國官司。

台灣司法 成越南受害者希望

看著越南民眾申請無門,黃馨雯律師感觸良多。她說:『(原音)台灣的民主真的是很珍貴,這案子如果發生在台灣,我們可以開記者會提起訴訟,像最後RCA事件真的平反了,克服了時效的問題等等,可是,反觀在越南,幾乎這個案子是鴉雀無聲的,每一個人都不敢公開談論這件事情,像我們在簽委任狀的過程中,有(越南)公安來了之後,全部的原告、幾十位突然鳥獸散,我們得要用非常隱密的方式去進行,所以,我覺得有一個很深的體會,台灣的民主、自由真的很珍貴。』

民眾舉著標語高喊「台灣司法是受害者的希望!」。(詹婉如攝)

即便訴訟並不容易,這條路恐將漫長,但是,起訴現場,還是看得到民眾舉著標語高喊「台灣司法是受害者的希望!」

阮小姐說:『(原音)我們回國,没有政府幫忙,但在這裡,有你們有幫忙我們,我們自己也會加油!』

相較於越南政治司法體系,期盼台灣真能讓受害者,看見一絲光明與希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