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備受考驗 香港記者吐心聲

  • 時間:2019-10-17 09:58
  •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央廣記者採訪香港「反送中」現場。(記者詹婉如提供)

隨著香港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暴力衝突漸趨頻繁,在示威現場報導對記者來說也變得愈來艱難。 德國之聲訪問了3位香港記者,請他們分享這一陣子以來的親身經歷。

多家港媒撤回前線記者

香港的「反送中」示威運動進入第5個月,示威者的訴求,也從原本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正草案》,進化成爭取更多政治與民主權利。 但對新聞工作者來說,過去幾個月來不斷升級的衝突,讓他們的工作條件變得更加艱難。

香港電台英語新聞部的記者彭思明告訴德國之聲,為了避免更多記者在報導過程中受傷,香港電台10月1日才會決定召回在前線報導的文字記者。他說:「我們不能再承擔更多記者受傷的風險,所以召回記者是為了確保他們的人身安全。 」

其實這並非香港電台首次有記者在採訪過程中受傷。 彭思明本人8月在採訪過程中,也曾遭正在攻擊示威者的幫派人士毆打,導致他左肩留下一道疤痕。 此外,另一名香港電台記者在10月6日採訪的過程中,也被示威者投擲的汽油彈波及,導致他的頭與脖子被火燒傷。

隨著暴力衝突漸趨頻繁,過去幾周多名記者也在採訪過程中受到波及。 9月24日,一名香港蘋果日報的女記者在一間餐廳準備與親友吃晚餐時,突然遭4名戴頭盔跟口罩的黑衣男子毆打,造成她全身多處受傷。 此外,一名印尼女記者在9月29日採訪港島遊行時,右眼遭香港警方發射的橡膠子彈擊中,導致她右眼失明。而在中國十一當天,兩名香港電台的記者也在報導過程中受傷,迫使香港電台與南華早報紛紛將前線的文字記者召回辦公室。

港媒自我審查

除了肢體暴力外,自我審查是另一個影響香港新聞產業極深的問題。 一名在香港網路媒體工作的女記者告訴德國之聲,雖然自我審查在「反送中」示威爆發前便已相當普遍,但「反送中」運動使在地媒體進一步加強自我審查。 她說:「我的主管會試著把我們的報導內容變成支持香港警察的立場。 他常常叫我們把標題改的比較藍絲(註:香港坊間對建制派及其支持民眾的簡稱),或是盡量避免讓標題讀起來太偏同情示威者的立場。 」

香港記者協會在年度報告中警告香港的新聞自由已降到歷年來新低,並說肢體暴力與自我審查是導致這個結果的關鍵因素。

這名女記者指出,由於大部分香港媒體都缺乏成功的商業模式,所以往往必須仰賴發行人在其他產業的收入來支持營運。 這些發行人通常與中國都有密切的商業往來,這也會迫使他們向旗下的媒體施壓,要求把內容調整成親中路線。

然而,親中立場往往使讀者開始對這些媒體失去信任,導致這些媒體的記者在約訪問時常常碰壁。 她告訴德國之聲:「我的公司為了平衡內容比例,會在評論區加入很多立場親中的文章,但這也使讀者開始不信任我們。 當我們失去讀者信任後,公司旗下的記者在現場要採訪民眾時常被拒絕。 我有幾位同事近期遇到在網路上被騷擾或霸凌的情況。 」

悲觀的未來

香港記協在年度報告中預測,如果香港的街頭示威繼續發展,新聞自由會進一步受到衝擊。 在網路媒體工作的女記者表示,從香港政府近期漸趨強硬的手法,她認為政府會透過限制公民自由來終結這場長達四個多月的抗爭。她告訴德國之聲:「我覺得香港的新聞自由只會每況愈下,因為政府很難在不限縮公民自由的前提下結束這場抗爭。 這代表他們很可能繼續打壓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

對香港記協的任美貞來說,雖然她認為香港的新聞圈會盡全力維護新聞自由,但她仍悲觀看待香港新聞自由的未來走勢。 她說:「難道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在這場運動結束後,還會讓香港享有現在所擁有的權利嗎? 在我看來,我們很難樂觀看待未來。 」

(本文取材自德國之聲,原本標題:新聞自由備受考驗 香港記者現身說法)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