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港生告訴美國教授希望渺茫仍堅持奮戰

  • 時間:2019-11-14 12:25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港示威學生向美教授表示抗爭希望渺茫但仍會堅持奮戰。圖為鎮暴警察在中文大學校園內發射催淚彈。(立場新聞提供)

一名美國教授投書「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表達對香港反送中示威運動的觀察,她一直以為抗議快要結束了,沒想到有港生親口對她說,「他們會繼續堅持,如果放棄,香港就沒有未來。」

反送中運動本週局勢緊張,海外關心香港民主的社團「北加州香港會」13日在臉書(Facebook)發文,「我們奮戰,因為無法接受中國的方案。」並轉載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副教授度夫克其(Zeynep Tufekci)的投書。

度夫克其寫道,好幾個月來,她以為香港反送中示威運動快結束了。暑假的時候她聽說,開學就會結束;但是學校開學了,抗議仍持續;即使10月的「禁蒙面法」都沒有讓抗議消聲匿跡。

「很多人都累了。」度夫克其的投書12日刊登在「大西洋月刊」,她舉出一份調查,有八成住在香港的人表示,曾被催淚彈波及,「香港為抗議付出很大的代價。」

上個星期,作者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隨機訪問兩位抗議的女學生,「你們害怕嗎?」她們回答,「我們很害怕,但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我們不站出來,中國就直接進來了,像對待新疆的維吾爾少數民族那樣。」

女學生告訴作者,「香港不想成為下一個維吾爾,如果我們輸了一次,就是香港人的災難,這世界很快會忽視我們。」

這兩位女學生說,「並沒有把握會贏」。她們的想法是不能放棄,「我們放棄,就沒有未來,我們會繼續奮鬥。」

度夫克其同時在哈佛大學專研網路與社會的克雷恩中心(Harvard Berkman Klein Center)執教。她舉一項最近的香港民調,從0到10為指標,香港民眾對於警察的信任度是零;在今年6月反送中之前,相同的問卷結果是6.5,她解讀香港政府完全沒有贏得民心。

在民眾不信任政府的氣氛下,作者說,在抗議活動中,嚴重受傷的香港人開始尋求「地下醫院」療傷,而不是一般的醫院。

文章最後,作者寫道,抗議的年輕人看她在香港的人群中沒有帶「工具」,於是送她一把傘,提醒她拿來保護自己,防曬、防中央電視台新聞攝影機、防胡椒噴霧、水彈或催淚彈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