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6/台港爭奪影帝 袁富華、陳以文、巫建和有得拚

  • 時間:2019-11-21 09:4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第56屆金馬影帝獎落誰家,備受矚目。(金馬執委會提供)

本屆金馬獎影帝入圍者包括國片「陽光普照」的陳以文、巫建和,香港同志電影「叔・叔」的袁富華、太保,及「金都」男主角朱栢康,台港對決,相當精彩,其中袁富華、陳以文呼聲都相當高,也有人看好陳以文與巫建和同登影帝,出現雙影帝的機率並非不可能。

今年金馬獎五位最佳男主角入圍者都是首度角逐金馬影帝寶座,且同時有兩部電影出現「網內互打」狀況,分別是「陽光普照」的陳以文、巫建和,香港同志電影「叔・叔」的袁富華、太保,朱栢康則是以「金都」中的媽寶角色獲得評審青睞提名。

演活遲暮之年男同志 袁富華有望登影帝寶座

去年以「翠絲」一片抱回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香港演員袁富華,今年憑著「叔・叔」中挑戰遲暮之年的男同志角色,晉升準影帝。

袁富華在「叔・叔」中飾演一名離了婚有小孩、孫子的男同志,在傳統社會壓抑下,袁富華在詮釋面對親情、與內心情慾掙扎,以及身為同志終老後的可能處境,格外細膩動人,尤其是眼神中傳達出的孤寂、無奈與渴望,令人心疼,演技收放自如。

袁富華在「翠絲」時演的就是跨性別角色,這回演出同志戀情,袁富華卻還可以有不同的表現,演技備受推崇,也是今年角逐影帝呼聲最高的人選。

演活「叔・叔」中遲暮之年男同志角色,袁富華很有機會登影帝寶座。(金馬執委會提供)

演過無數配角  太保終成準影帝

在「叔・叔」中演出袁富華同志戀人的太保,首度挑戰同志角色,沒想到大膽的突破嘗試,就讓他第一次嚐到入圍金馬影帝的滋味。

在「叔・叔」一片中,太保的同志角色,比較像是同志中的「直男」,因為家庭、社會傳統制約,讓他在面對內在情慾時,顯得更為保守、排斥,但或許也因為這樣的角色設定,相較於袁富華,觀眾對於太保詮釋同志角色的認同較容易有「距離感」,對於爭奪影帝相對不利。

演過無數配角,太保今年首度挑戰金馬影帝。(金馬執委會提供)

首次入圍金馬 陳以文演技獲肯定

具有導演身份的陳以文,近幾年主要從事演員工作,今年則憑「陽光普照」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也是他首度以演員身份獲得金馬提名,且第一次入圍就是角逐影帝寶座,有人因此戲稱他是被導演身份耽誤的演員。

陳以文在「陽光普照」裡,飾演一名傳統父親,面對小兒子不成材、犯錯坐牢,父子關係惡劣,但看到小兒子出獄後面對昔日夥伴再次脅迫,陳以文卻又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兒子的愛,就像許多生活中的父親一樣,令人感同身受。

片中還有一幕,陳以文在大兒子自殺後,夢見對方的一場戲,陳以文傷痛欲絕的舉止、神情,表現令人激賞,很有機會抱回金馬最佳男主角大獎。

陳以文坦言,為了詮釋這樣的角色,他確實下了不少功夫。陳以文:『(原音)他當然屬於比較保守一點的父親,然後對於父親這個身份的想法比較守舊,再來就是說,這樣的一種父親常常是那一種他是最努力在維繫著所有家人的那個角色,也是常常推開所有家人,讓所有家人沒辦法溝通的那個人,這種特性就是像那樣的父親。』

陳以文首度以演員角色或金馬提名,就要爭奪影帝大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角色設定成功 巫建和封帝機率不低

和陳以文一樣憑「陽光普照」角逐金馬影帝的巫建和,在片中就是飾演陳以文眼中不成材的兒子,隨著劇情設定,巫建和歷經逞兇鬥狠、坐牢、女友懷孕、獄中結婚、到出獄洗心革面,卻又面臨昔日夥伴威嚇求助無門等各種階段,也讓他的演技有很大的發揮空間,角色的成功設定,不少人認為巫建和也很機會坐上影帝寶座。

此外,片中一幕與父親在便利商店尷尬相遇的破冰場景,陳以文與巫建和的對手戲,雖然沒幾句對白,卻火花十足。巫建和:『(原音)父子從來沒有好好的面對自己 好好的面對彼此,剛好那一個契機讓我們在那個時候遇到。我覺得以文哥幫忙多,因為很多話說不出來的樣子,反而更讓我覺得這個父親是疏離的,但是又很想要跟他説些什麼。』

由於「陽光普照」中陳以文與巫建和的父子角色互動密不可分,就像「七月與安生」的周冬雨和馬思純一樣,不無可能出現雙影帝的結果。


巫建和在「陽光普照」中有精彩演技發揮,封帝機率不低。(金馬執委會提供)

朱栢康靠媽寶角色  爭搶金馬影帝

港片「金都」是一部都會電影,描寫長跑過後愛情裡的男女狀態,男主角朱栢康在片中像個長不大的男孩,相當孩子氣,什麼都聽媽媽的話,也導致他和女朋友在步入婚姻前出現許多爭執,片中一幕他發現女友疑似隱瞞他有另一段婚姻時,情緒大爆發的表現,朱栢康演技相當生動自然。

不過,面對「陽光普照」以及「叔・叔」同時有位男主角競逐影帝局面,朱栢康想要憑藉媽寶角色突圍而出,並不容易。

香港演員朱栢康在「金都」一片中詮釋一名媽寶, 獲得評審青睞,加入金馬影帝之爭。(金馬執委會提供)

相關留言

2019第56屆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