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大鬥法 那些看不見的犧牲…

  • 時間:2020-01-15 21:2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伊拉克面對變相殖民,主權備受挑戰。(張翠容提供)

美國總統川普下令暗殺伊朗第二號人物 -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雷曼尼,這是美國慣常用的手術式外交。不過這次情況有所不同,美國主流媒體透露,原來伊拉克總理是在川普建議下,邀請蘇雷曼尼到巴格達商討怎樣緩和與沙地阿拉伯的緊張關係,這就是為什麼身份地位如此敏感的伊朗將領,竟然是毫無防備的降落在巴格達民用機場。

如此說來,這場刺殺行動就是由一個設局開始,更增加了爭議性。最尷尬的莫過於伊拉克總理馬蒂,他是被美國陷於不義嗎? 他又該如何向伊朗交待?

伊拉克不再左右逢源

美國這次行動,除了導致美伊關係更加惡化之外,對伊拉克也造成重大影響。首先伊拉克在美國和伊朗之間,原本一直左右逢源,扮演著一個協調的角色,但如今這個角色已受到衝擊。 2003年美國揮軍入侵伊拉克,戰後伊拉克遭到改造,過去受到打壓及佔人口多數的什葉派,由於美國刻意打擊海珊的遜尼派系,而順勢上台執政。

什葉派在伊拉克得勢,使得作為什葉派大哥的伊朗,有機會在伊拉克建立勢力,進而深度介入伊拉克事務。但從去年十月開始,伊拉克出現大規模示威抗議,示威者把民不聊生的現象,歸咎於伊朗對伊拉克的過度干預,縱容伊拉克政府的貪腐以換取他們對伊朗的忠誠。

事實上,由蘇雷曼尼領導的「聖城軍」,正是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屬下一個特種部隊,負責在中東什葉派勢力範圍內訓練當地民兵隊伍,而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力量」就是「聖城軍」的附庸,過去數月對示威者殘酷鎮壓,使得伊拉克老百姓對伊朗愈益反感,對美國長期佔領伊拉克也一樣抱怨連連。

在伊拉克上空,美國無人戰機可以來去自如,但伊朗的飛彈也一樣可以隨意發射。可憐的伊拉克,誰還會尊重它的主權? 就連它為此所發出的抗議聲音,也是這麼微弱,只能淪為無效的姿態。

以前曾是阿拉伯強國的伊拉克,如今在美國和伊朗兩大國的夾逢中爭扎求存,而這兩大國也肆無忌彈視伊拉克為其「殖民地」,各據山頭,伊拉克就卑微得活像兩頭大象腳下的草地,當兩頭大象互相踐踏,群草又豈能不折腰?!

刺殺事件導致兩伊必須團結抗美

可是暗殺蘇雷曼尼事件,卻迫使伊拉克人要作出選擇,站在美國一邊還是伊朗一邊? 伊拉克國會通過決議要求美軍全部撤出,而美國則揚言制裁伊拉克作報復,這不禁喚起伊拉克人上世紀九十年在美國制裁下痛苦生活的記憶。正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從國會的舉動,已經明白顯示伊拉克什葉派信徒唯有選擇同伊朗一起對抗外敵。

再看伊朗,近年有大批伊朗人不時走上街頭抗議,其中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國際制裁導致生活困頓,失業率高漲,不過,人民也沒忘記政府政策失誤,革命衛隊貪腐濫權,必須作出改革。當伊朗政府就抗議不斷而感到壓力之際,怎知川普的一次暗殺行動,轉移了伊朗民眾的視線。本來伊朗以為可以藉此加強國內民心的凝聚力,怎知革命衛隊誤擊烏克蘭民航機,民心又出現逆轉。

經過多日拖延,伊朗官方最後終於正式承認,烏克蘭民航客機於1月8日在德黑蘭上空爆炸,真相是「人為失誤」被擊中,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難逃責任。這隨即引起人民對這支軍隊另一番新仇舊恨,紛紛走上街頭,憤怒燃燒到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身上,令伊朗再次陷入內外交困之中。

伊朗精神領袖哈米尼內外交困。(張翠容提供)

革命衛隊一直深受爭議,它可以說是一九七九年伊斯蘭革命的產物,由革命政府成立,與舊有軍隊平行存在。兩者雖同是直接聽命於最高精神領袖,但前者是在革命中誕生,後者則曾服務過王朝,始終不被神權政府信任,有遠近親疏之分,由此導致革命衛隊擁有特權和政治影響力。

改革因抵抗外敵而遙遙無期

面對外敵,伊朗國內改革聲音受阻。(張翠容提供)

一九八零年代兩伊戰爭期間,由於西方對伊朗實行武器禁運,伊朗被迫重組和發展本國的軍事工業,當時這項職責交付給革命衛隊;戰爭結朿後,革命衛隊又可以成立公司,參與國家重建。接著,革命衛隊就不斷向經濟領域滲透,大舉進軍商界,逐漸形成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另一方面,他們又在中東地區擴展政治影響力,組織反美力量,成為美國眼中釘,川普因此在去年宣佈伊朗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

美伊鬥爭殃及池魚,使得中東局勢更加動盪,在外敵當前下,伊拉克與伊朗國內的改革聲音也因此受阻。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