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包紮到扶飛 勵馨用培力支持受暴婦女

  • 時間:2020-01-26 05: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蕭照平
勵馨與企業舉辦今年首場弱勢婦女就業博覽會,吸引逾百名婦女至現場就業媒合。(勵馨提供)

對有受暴離婚經驗或經濟弱勢的婦女來說,從脫離家暴環境到能自立生活其實並不容易,因為謀職不僅會受到過去創傷的影響外,纏身的離異、監護權等官司更讓不少廠家怯步。長期為弱勢婦女提供中途照護服務的勵馨基金會,不僅給予庇護更協助職場培力,這些充權的實務經驗已成為許多國家的參考典範。

受暴對待的越配阿禾 靠大腸麵線找回自信

越南籍配偶阿禾在勵馨基金會與滙豐(台灣)商業銀行合辦的「弱勢婦女就業博覽會」上,用不流利的華語分享自己婚後遭遇家暴以及離婚官司的心情點滴。

阿禾說,帶著2個小孩求職很困難,很多老闆知道她單親的狀況都直接婉拒,在不知道人生下一步的時候,看到路邊一家麵店滿是人潮,於是,好奇點了一碗從來沒吃過的大腸麵線。她說:『(原音)我知道那個叫什麼,他拿出來一碗大腸麵線,我吃了,哇,哪麼好吃,為什麼我住的地方沒有賣、為什麼我沒有賣。』

這碗大腸麵線讓阿禾有了創業謀生的念頭,一開始端出來的麵線都被客人嫌棄很難吃,但阿禾在勵馨社工的陪伴下並沒有放棄,再加上有專業人士指導,要倒掉的麵線愈來愈少,稱讚好吃的客人愈來愈多,雖然利潤不高,但阿禾卻很開心,因為賺到的是能自己養活一家三口的成就感。

勵馨服務的婦女阿禾(化名)分享就業、創業歷程,並預計明年再續創業夢。(勵馨提供)

甩開婚姻暴力關係 小紋用美甲專業肯定自己

不只阿禾,上台分享的還有30多歲的美甲師小紋。小紋婚前從事設計工作,婚後扮演專職的家庭主婦,沒想到另一半婚後徹夜不歸、接連有語言及精神暴力,甚至還動手施暴,即便小孩出生,情況也沒有改善。

在長期打擊下,已經完全沒有自信心的小紋,決定帶著孩子前往勵馨尋求庇護,在社工協助與討論下,除了獲得安置還參加了美甲美睫培訓課程。這個人生大轉彎,讓小紋的天賦被看見,更在全國美甲彩繪比賽中得到亞軍、獲得肯定,這讓她直說,沒有老公還是可以活下去。她說:『(原音)進入家園後的我,沒想到人生開始產生化學變化,開始適應原來沒有老公的我,還是可以繼續活下去,開始發現原來我也可以獨立扛起2個小孩。』


勵馨服務之婦女小紋(化名)將運用自己學習到的職能,回到家園協助更多的婦女邁向就業。(勵馨提供)

改變家暴輪迴 弱勢方的充權自立是關鍵

小紋跟阿禾其實都是勵馨曾經協助安置的個案,她們都在機構裡,讓生命暫時有了喘息空間以及透過職業培訓慢慢找回自信。

但為什麼中途庇護跟職業培訓對受暴婦女這麼重要?因為如果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很容易被迫回到原本家庭,使受暴婦女再一次進入無限迴圈的暴力輪迴。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說:『(原音)很多在中途之家庇護的婦女回家後,又會再回籠,因為又被打了。我們檢討發現,婦女如果沒有經濟能力、只能依賴先生的話,先生沒改變,她回家還是被打,我們在想,如果要終止暴力,其中很重要的策略就是婦女就業,婦女的經濟如果起來就不要依賴施暴者。』

圖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蕭照平攝)

也因此,勵馨的安置,除了有生理、心理的庇護外,也擴展到職訓媒合。勵馨基金會安置家園督導唐櫟雅說:『(原音)在服務期間,也會跟她討論說還有哪些工作,這份工作需要那些技能、技巧,事前都會討論或轉介就業服務站,或甚至跟一些民間單位跟相關專業的一些培養公司或一些有過SPA美容等專業服務單位合作,辦一些服務課程,等於是說專業培訓課程,讓她有專業培養,讓她進入就業市場更順利。』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2018年的統計指出,男性勞參率為67.24%,女性為51.14%,而其中在離婚、分居、喪偶者部分,男性勞參率超過5成(54.01%),但女性卻連3成都不到(28.96%),顯示婚姻狀況對女性就業有很大的影響,也因此,充權(empowerment)就是協助受暴婦女自立很重要的核心概念。

勵馨從包紮到扶飛  發展性社工服務成國際典範

唐櫟雅認為,充權是幫助受暴婦女找回自信,而社工就好比是在一旁提供資源與協助的教練;而紀惠容則認為,每一個弱勢婦女都有著不同故事、不同需求,除了像教練外,更像是幫忙包紮傷口的醫療人員。她說:『(原音)有的個案很快就能展翅高飛,有的個案要陪伴很久,尤其如果在家裡受暴很久、被打到沒有自信的,那都要陪伴很久。我們看到她的生命其實本來很美好,只是受傷了,我們只是包紮醫療的工作,如何讓她再展翅高飛。』

勵馨基金會安置家園督導唐櫟雅。(蕭照平攝)

紀惠容認為,社工視野不能只有補破網,還需要看見個案的更多需求,因此,勵馨不光只是庇護,還希望個案能經濟獨立,這就是「發展性社工」的具體實踐,而這些經驗已經成為許多國際非營利組織團體的參考典範。她說:『(原音)從保護性社工到發展性社工,這條路我們很早就開始,也當然成為很多國家的典範。因為去年底我們辦了全球的世界婦女安置大會,他們有很多參訪看到台灣所做的發展性社工都很感佩,尤其是婦女就業。』

即便有機構積極協助弱勢婦女充權或加值職場能力,對於背負離異官司、單親照顧、施暴者騷擾風險等壓力的婦女來說,低技術門檻、替代性高還是二度就業的大宗,因此,社福團體就呼籲企業踴躍投入友善雇主的行列,一起陪伴受暴、弱勢婦女再度飛翔。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