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壓言論自由 為中國人民與全球帶來災難

  • 時間:2020-02-11 17:39
  • 新聞引據:採訪、WP;BIN;The Guardian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北京當局壓制言論自由,不但對中國人民,也對國際社會帶來災難。(網路圖片)

中國湖北省武漢巿去年12月爆發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俗稱武漢肺炎)所引發的致命肺炎疫情,因為中國當局壓制揭露疫情的醫師言論,企圖掩蓋真相,導致疫情擴大。時隔2個月後,病毒已在中國與世界各國造成超過4萬個確診感染病例,並致使超過千人死亡。北京當局壓制言論自由,不但對中國人民,也對國際社會帶來災難。

吹哨人之死 引發言論自由呼聲

在武漢於去年底出現新型冠狀病毒引發肺炎病例,率先對新型疫病示警的吹哨人、武漢眼科醫師李文亮,因為感染病毒在7日凌晨病逝,他的死開始引發中國民眾要求政治改革與尊重言論自由的呼聲。

10位武漢大學教授就傳出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當局保障中國人民的言論自由,重啟政治體制改革,並要求給李文亮等率先公開病毒訊息的8位醫生平反,以及把2月6日訂為國家「言論自由日」。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一篇專欄文章指出,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逐步擴大集權專制統治7年後,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陷入控管危機,為了撫慰因疫情蔓延而心生憤怒與困惑的民意,中國政府正短暫地讓民眾公開發表意見和異議,這可能是中國罕見的自由言論火花。

英國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媒體與傳播學系講師曾媛(Yuan Zeng,音譯)認為,在疫情陷於危機時期,中共當局可以依賴相對不受限制的社群媒體及獨立報導,收集地方情勢發展或是民眾對疫情反應的情緒等相關訊息。

因此這可能是在疫情陷入危機後,中國言論自由似乎一時出現「大鳴大放」的原因。

不過,曾媛預測,等到疫情出現緩和跡象後,中共將會再度強化審查制度,壓制各界不同的聲音,並以擴大政令宣傳,掩蓋民眾對疫情災難滋生的不滿情緒。

壓制言論自由致疫情擴散 有先例可循

回顧以往,中國政府壓制言論自由,導致病毒擴大為全球疫情已非頭一遭。在這波新型冠狀病毒引爆的疾病控管危機之前,2003年也發生類似的全球公眾衛生危機,即當時同樣起源於中國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在全球17個國家和地區導致8,000多人確診感染,造成將近800人死亡。當時中國掩蓋SARS病毒長達數個月之久,後來中國醫生蔣彥永揭露這場危機。

現年已高齡88歲的蔣彥永,在去年要求北京當局重新評估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後,遭到中共軟禁至今。

不論是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2003年的SARS疫情風暴,甚至是這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北京當局的一貫作法都是掩蓋事實真相,杜絕民間談論災情或疫情的言論,接著再透過國家宣傳機器,撫慰憤怒和困惑的民意,最後就是將責任全盤推給地方層級官員。

研究中國和俄羅斯審查制度與政府宣傳的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列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指出,2008年中國四川省汶川大地震發生後,中國民眾將飆升的死亡人數歸咎於政府對公共工程與民間建商的監管不力,然而政府除了壓制民眾輿論與淡化災情外,最後也是追究地方層級官員的責任。

列普尼科娃分析,這是中國政府運作的一種模式。不過她警告說,依據中國的這種模式運作,「危機仍會在中國政治和社會的各個層面形成動盪」。

肺炎疫情 令人追憶六四事件

此外,這波新型冠狀肺炎疫情也使中國網民追憶起30多年前的1989年天安門事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奈克塔.甘(Nectar Gan)指出,在中國社交平台微博出現的一條火爆標籤「我想要言論自由」底下,一位網民寫道:「上一次有這麼多人被喚醒是在1989年」。

奈克塔.甘認為,北京拙劣地打壓言論自由,不僅引發民眾的憤怒,甚至讓人回想起北京當局試圖抹去記憶的六四天安門人權運動。

這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凸顯在全球交流日益緊密的今天,中國壓制民意、一昧隱瞞真相所引發的災難,帶來的影響也將擴大到世界各地。在國際為了中國龐大的市場而漠視中國政府打壓人民言論自由的同時,必須思考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單一國家的災難所可能引發的蝴蝶效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