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敵視城市 可能加深經濟衰退

  • 時間:2020-09-16 21:15
  • 新聞引據:採訪、The Washington Post
  • 撰稿編輯:黃啟霖
美國即將在11月3日舉行總統大選,而城鄉差距可能再度成為重要因素之一。(Kevin Morris/Unsplash)

美國即將在11月3日舉行總統大選,而城鄉差距可能再度成為重要因素之一。因為川普推動的第二輪紓困方案,展現了對城市和民主黨執政州的敵意。分析指出,此種作法可能有利於川普爭取連任的選情,卻將導致美國的經濟衰退惡化。

川普獲勝主力來自鄉間

美國是全球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最嚴重的國家,連帶造成美國經濟拉警報,川普在3月底簽署了美國史上最高的2.2兆美元紓困方案,不但挺住了一再崩跌的股市,也讓失業不至造成嚴重問題。目前川普打算繼續推動第二輪1.3兆美元的紓困案,但基於對城市都會區和民主黨人執政的州帶有敵意,而拒絕對州和地方政府以及公共運輸系統,提供新的財政援助。

這是川普和共和黨刻意的考量,因為2016年大選,川普獲勝的主力就來自鄉間。2018年,美國進行期中選舉,選舉結果也再度反映出美國城鄉之間存在重大差異。

華府智庫跨黨派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的民主專案(Democracy Project)負責人佛蒂耶(John C. Fortier)表示,鄉村地區越來越傾向共和黨﹐城市則更傾向民主黨。

敵視城市   是忽視美國經濟動力來源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資深特派員麥克卡尼(Robert McCartney)指出川普敵意城市的做法,可能有助於他爭取連任的選情,卻可能導致美國經濟衰退惡化,因為都會地區正是美國經濟成長的引擎,美國15個都會區就肩負起40%的美國經濟。

根據瞭解,會被短給資助的地區主要都是民主黨執政所在地,例如華盛頓地區、馬里蘭州和維吉尼亞州。而自從3月以來,已有大約130萬名州和地方政府的雇員失業,經濟學家預測,如果沒有來自國會和白宮的幫助,這項數字將在未來18個月倍增,

美國俄亥俄州岱頓鎮鎮長、也是全美市長會議(U.S. Conference of Mayors)副主席惠利(Nan Whaley )表示,「城市是未來經濟成長的驅動者,如果你想擺脫COVID-19疫情造成的衰退,你一定不想讓全國各州和地方政府資遣人員,而那正是目前正在發生的事。」

經濟學家分析說,決策者在2008年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各州和地方政府缺乏足夠的聯邦資助。那些政府支持的關鍵前線服務,包括學校、公共衛生以及小型企業,這些開銷會直接進入經濟。

目前民主、共和兩黨國會議員正在磋商第二輪紓困案,但雙方難以達成共識,即使有所妥協,共和黨領導層已排除對州和地方政府或公共運輸提供直接幫助 。

將城市妖魔化 川普心理因素所致  

川普爭取連任的策略之一就是將城市妖魔化,希望鞏固他在鄉間和郊區的政治地盤。他想要限制聯邦對他所謂的「無政府主義者司法管轄地區」提供資助。川普最近曾在推特上推文說:巴爾的摩是「這個國家最糟的地方」、「什麼都落後」。

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專攻城市規劃學者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表示,「川普就是打從心裡討厭城市,我認為,這有一部分與心理因素有關。他在紐約崛起,但從不覺得受到當地菁英的尊重。」

此外,共和黨員一方面不想增加國家債務,一方面也不想幫助民主黨領導的州和城市。但獨立分析家表示,在經濟急遽衰退之際,根本無暇再去想控制債務的事,而州與地方政府在財政上一般都比國會更加負責。

非營利的民間組織「大華府夥伴關係(Greater Washington Partnership)」新執行長何士敦(JB Holston)指出,「我們正處在愚蠢的選舉季節,結果是,人民都只想要贏而不是把事情做好。」

何士敦警告說,運輸、衛生和教育的基礎建設將「加速的分崩離析,而且會一直嚴重到應做的事卻不做的程度。」

疫情衝擊   各州都受創

華府特區首席財政官德威特(Jeffrey S. DeWitt)表示,聯邦政府並不需紓困退休金資金不足的州和城市─雖然這是共和黨的主要關切之一─而是只要補足損失的稅收,直到經濟復甦。由於衰退,華府已在過去17個月中將預算砍掉了大約15億美元。

馬里蘭州主計長弗朗蕭(Peter Franchot)表示,「如果我們拿不到(紓困),那麼,我們這個州就真的處在生死存亡的情況了」,「只因為他們隸屬不同政黨就短給預算,這種想法顯然令人無法接受。」

馬里蘭已將他們財政年度的預算裁減了超過5億美元,其中最大宗是高等教育。儘管如此,今年依然面臨超過20億美元的赤字,而且預計下一個年度的情況會更糟。」

維吉尼亞州財政局長雷尼(Aubrey Layne)表示,由於疫情蔓延的時間比原先預計還長,因此,許多州都出現財政困窘。

雷尼表示,「跟政府的說法相反,我們疫情並沒有轉好。坦白說,國會的沒有做為正在延長疫情對經濟的衝擊。確實的說,這將會是一個非常緩慢的復甦。」

經濟衰退導致維吉尼亞州過去2年的州稅已經短少了將近30億美元。

敵視城市 沒有人是贏家

多位分析家指出,共和黨反對聯邦經援都會區,這是自己害自己,因為共和黨領導的州和城市也需要援助。比方德州和佛羅里達州等主要紅色州(共和黨執政州)的經濟,也嚴重依賴休士頓、達拉斯、邁阿密和坦帕等都會地區,而共和黨執政的、毗鄰大城市的郡,也都因為城市的經濟動能而獲利,即使這些城市是民主黨執政。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城市政策計畫(Metropolitan Policy Program)負責人穆羅(Mark Muro)表示,「當主要的經濟引擎在前台受到衝擊時,會連帶對紅色地區造成許多傷害。依照此種做法,沒有人是贏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