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政經兩頭燒 升高鎮壓可能激化情勢

  • 時間:2020-09-24 20:2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柬埔寨活動人士舉行示威,要求當局釋放被捕的柬埔寨工會聯合會主席隆春(Rong Chhun)。(圖取自推特)

儘管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嚴重衝擊柬埔寨經濟,政府似乎更掛心政權遭到挑戰,不斷升高對異議人士的鎮壓,甚至引進類似中國的網路防火牆,意圖封殺對政府的一切批評。在自由受到嚴重限制、經濟情況又惡化,人民示威蠢蠢欲動的情況下,柬埔寨的情勢令人憂慮。

工會領袖被捕 引發新一波鎮壓

柬埔寨當局最近不斷升高對活動人士的暴力鎮壓,源頭起自今年7月31日,柬埔寨活動人士舉行示威,要求當局釋放被捕的柬埔寨工會聯合會主席隆春(Rong Chhun)。隆春因為批評柬埔寨與越南之間長期以來的邊界劃定問題,被以涉嫌煽動罪被捕。

從7月至今,已有最少24名活動人士被捕,柬埔寨促進及保護人權聯盟(Licadho)人員翁山阿特(Am Sam Ath)向法新社表達了他的憂慮,「我們可以見到,當地的政治情勢越來越緊張。」

憂失政權 加強壓制

柬埔寨政府之所以如此防範批評與異議,其來有自。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資深記者突敦(Shaun Turton)和寶霞·蓬(Bopha Phorn)分析指出,自從2013年洪森差點在大選中落敗後,政府鎮壓批評的力道就不斷升高,洪森政府也面臨柬埔寨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反政府街頭示威。從此之後,柬埔寨政府就掌控立法權,控制市民社會、宣布戒嚴法,並廣泛部署電子偵察裝置。

柬埔寨政府特別忌憚能夠動員其他民眾的人士,因此,他們逮捕或恫嚇記者、工會成員和佛教僧侶。今年以來,已經有最少數十人因為在社群媒體上批評政府,而被逮捕、接受「再教育」或囚禁。

根據日經新聞,柬埔寨政府正計畫引進類似中國的網路長城防火牆,進一步控制網路。

有柬埔寨官員指出,他們有必要維持社會秩序,同時要避免10年前中東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人民起義運動,在柬埔寨重演。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公署(OHCHR)發言人夏姆達薩尼(Ravina Shamdasani)發表聲明說,目前的情勢,標示了柬埔寨政府對異議的無法容忍已經加深,並壓制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結社的自由。

疫情衝擊經濟 人民不滿非僅為民主

然而,在疫情危機下,柬埔寨的經濟大受衝擊,也成為不滿政府的另一股勢力。

洪森和人民黨曾一再表示,他們為這個曾遭戰火蹂躪與種族滅絕慘禍的國家,帶來和平與發展,並聲稱,過去10年,柬埔寨都維持大約7%的的經濟成長。

然而,COVID-19曝露了柬埔寨政府執政40年來,伴隨經濟擴張而來的脆弱性與財富分配不均。在疫情危機下,柬埔寨經濟成長的主要驅動力量,成衣、觀光和營建業都大受衝擊,數百萬人口中多數都積欠小額信貸機構債務,不是面臨失業就是掙扎求活,努力賺取勉強能夠生活的衣食。

相對的,少數政治人物和企業菁英,卻能夠在當地腐敗和公共服務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累積大量財富。

柬埔寨環保組織「自然之母」(Mother Nature)成員金梭(Lim Kimsor)向日經表示,「他們(政府)是發展了(這個國家),但這是為了政府的家人,不是為柬埔寨人民。」「有錢人越來越有錢,窮人越來越窮。」

柬埔寨更加威權 得力於中國的崛起

西方在1993年聯合國組織的柬埔寨大選後,開始援助柬埔寨。但是,突敦和寶霞·蓬分析指出,洪森主政下的一貫作法是,展現和解姿態以取悅西方捐款國,但在內部則是鎮壓反對派。

2017年,柬埔寨主要政治反對團體柬埔寨救國黨(CNRP)被迫解散,標示了鎮壓等級升高,而柬埔寨進一步陷入威權統治,得力於中國崛起的幫助。中國是柬埔寨援助和投資的主要來源之一,也減少了對其他發展夥伴的依賴,因為這些援助國家一再要求柬埔寨提升人權和民主。

歐盟是柬埔寨最重要的市場,在洪森將救國黨領導人之一的根索卡(Kem Sokha)判處叛國罪之後,布魯塞爾在上個月對柬埔寨侵犯人權的行徑作出回應,部分中止了柬埔寨的歐盟貿易優惠地位,這項制裁對柬埔寨高達100億美元的成衣出口業構成疫情之外的進一步重擊。

歐盟的制裁增加了柬埔寨對美國市場的依賴,而美國的普遍性優惠關稅制度(GSP)讓華府在對抗中國的區域影響力時,提供了助力。

中國對柬力挺 仍難取代歐美

中國雖然擁有龐大的經濟力量,但協助解決柬埔寨經濟問題依然能力有限。經濟學人智庫(EIU)分析師佩吉賈瑞(Imogen Page-Jarret)表示,中國政府可以幫助推升柬埔寨的觀光客人數,並鼓勵投資;但是要減少對美國和歐洲市場的出口依賴,還要好多年。

佩吉賈瑞指出,2019年,柬埔寨對中國的出口總共有9億1,620萬美元,只佔總出口的5.5%。此外,在尚未簽署的中柬自由貿易協定(FTA)之下,柬埔寨出口到中國的主要是農產品,附加價值低。

經濟下行 促人民團結對抗政府

分析指出,COVID-19危機可能讓柬埔寨300萬人重返貧困,但政府對越來越多民眾的要求援助,卻力有未逮。最近幾個星期,成千上萬成衣工人上街,對不斷惡化的情況表達抗議,同時要求支付他們被積欠的工資。

柬埔寨勞工人權倡議者泰羅(Kun Tharo)表示,柬埔寨政府施壓,想要瓦解工會運動,但經濟危機有可能讓工人團結起來。

柬埔寨非正規經濟獨立民主協會(IDEA)主席(Vorn Pao)向日經評論表示,他們的會員都深陷經濟困境。他們現在什麼都沒有,情況不只是絕望而已。

在經濟深陷困境、民眾不滿日增的情況下,柬埔寨政府又升高鎮壓的力道,情勢的發展令人憂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