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飛彈競賽 北韓或傾向部署戰術核武升高半島危機

  • 時間:2021-04-12 21:39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兩韓飛彈競賽 北韓或傾向部署戰術核武升高半島危機
北韓3月25日成功試射新型戰術導向發射體。(AFP)

北韓3月25日發射2枚新型飛彈,此舉是對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發出的首次實質挑釁,分析指出,從北韓試射的新型飛彈觀察,似乎是為了與南韓較勁,並指南北韓的飛彈競賽,可能導致朝鮮半島的短程彈道飛彈(SRBM)擴散,並促使北韓更傾向於部署「戰術核武器」(tactical nuclear weapons),升高朝鮮半島爆發戰爭的風險。

北韓試射飛彈 與南韓互別苗頭

北韓於3月25日試射2枚飛彈,聲稱是「具有液體燃料引擎的新型戰術導向發射體」,儘管北韓官媒避免提到「飛彈」或「彈道」等字眼,但平壤的舉動已明顯違反聯合國決議案,並且也是對美國拜登政府的首次挑釁行徑。

除此之外,分析家指出,北韓這次試射飛彈似乎是衝著南韓去年成功研發的新型飛彈─射程達800公里、有效載荷為2噸的「玄武-4型」(Hyunmoo Missile 4)短程彈道飛彈而來。

反核武組織「公開核網路」(Open Nuclear Network)副主任漢納姆(Melissa Hanham)表示:「北韓的最新飛彈試射向南韓表明,他們的飛彈足可媲美,甚至超越玄武-4型飛彈。」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胞妹金與正(Kim Yo Jong)於北韓試射飛彈後,聲稱南韓既然可以研發玄武-4型飛彈,北韓也有權自行研發新型飛彈,增強防衛能力。

美國加州的詹姆士.馬丁禁止核武擴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研究員波拉克(Joshua Pollack)表示:「當首爾開發這種新型武器(指玄武-4型飛彈),平壤當然是緊隨其後。」他並指北韓試射的新型短程彈道飛彈宣稱可攜帶2.5噸彈頭,並非巧合,與南韓互別苗頭的意味濃厚。

南北韓飛彈競賽 半島短程飛彈可能擴散

在此之前,華府與首爾於2017年9月簽署協議,取消對南韓研發飛彈的彈頭重量限制,使南韓得以將飛彈最大射程由300公里提高至800公里,並可研發較為重型飛彈,以阻止來自北韓的襲擊或是對北韓元首執行「斬首」戰略攻擊。

然而南韓研發威力更強大的飛彈,也開啟與北韓的飛彈競賽。北韓於2018年暫停試射更大型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重心轉為加速研發能夠躲避南韓軍方偵測,並可攻擊南韓特定目標的短程精準飛彈(precision missiles)技術。

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trategic Studies,IISS)國防研究員鄧普西(Joseph Dempsey)分析:「北韓最新試射的飛彈展現出可在抵達攻擊目標之前,進行低空飛行並瞬間升高的能力,讓南韓軍方難以偵測與攔截。」

鄧普西接著指出:「若是部署成功,北韓這種新型短程彈道飛彈能夠以更高的精確度,攻擊南韓境內的特定目標。」

不過,南韓方面也不甘示弱,南韓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在北韓試射飛彈後,宣布南韓將在遵循非核化原則下,以世界級水準的飛彈維持南韓的防禦能力,並指南韓在研發成功玄武-4型飛彈後,將大規模生產另一款陸基型飛彈,主要用於摧毀北韓堅固的地下軍事設施。

北韓短程飛彈搭載核彈頭 升高戰爭風險

然而窮兵黷武的北韓,向來以發展核武恫嚇力量自豪。北韓領導人金正恩1月宣布已將核彈頭小型化,輕量化,並可裝載於戰術武器(tactical weapons),因此平壤當局3月試射的飛彈,似乎是開啟部署「戰術核武器」的第一步行動。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美國前北韓事務情報官員加勞斯卡斯(Markus Garlauskas)指出:「根據北韓的說法,北韓試射的短程彈道飛彈似乎具有搭載核彈頭的能力。」

南韓情報單位也指出,北韓試射的最新飛彈應該可以搭載核彈頭,只是目前不清楚是否已安裝於飛彈上面。

對於南北韓在飛彈研發彼此較勁,詹姆士.馬丁禁止核武擴散研究中心波拉克警告說,如此可能導致朝鮮半島的短程彈道飛彈擴散,北韓將更容易藉機部署戰術核武器,進一步升高朝鮮半島的戰爭危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