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獲國家文藝獎肯定 黃明川:彰顯獨立人格精神

  • 時間:2021-12-09 09:1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獲國家文藝獎肯定 黃明川:彰顯獨立人格精神
影像創作者黃明川今年獲選為國家文藝獎美術類得主,黃明川接受央廣訪問時表示,這次獲獎其實是凸顯他始終維持獨立人格的精神。(國藝會提供)

影像創作者黃明川今年獲選為國家文藝獎美術類得主,評審肯定他吹響國內獨立製片號角,在影像創作議題上具高度敏銳性及獨特觀點,持續探索及開拓其影像影響力,對國內當代藝術、文學觀念傳播具有貢獻。黃明川接受央廣訪問時表示,這次獲獎其實是凸顯他始終維持獨立人格的精神,特別是在當今影像化時代,如何保有獨立觀點、獨特田野、獨特邏輯,更為重要。

在國內藝術界,黃明川是很特別存在,一提到他的名字,就會聯想到獨立製片,想到走在與主流截然不同的相反道路上的身影,且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即使60幾歲的年紀,還被冠上「憤青」稱號,也絲毫不違和

對於自己成為今年國家文藝獎得主,黃明川在個人臉書上特別寫道:「感謝視覺藝術界朋友的支持,內心激盪不平。」

黃明川接受央廣訪問時笑說,相較之下,視覺藝術界對他的接受度比電影圈接受他要寬容許多,但這也顯示,作為一個獨立製片,他擁有一個很可貴、屬於自己的田地,這正好也是當代視覺藝術的本質,不跟人相通,甚至會推翻自己以前的作品,這樣內化的本質,在音樂、戲劇或是電影領域很少見,只有在當代藝術界會發生,這或許也是他獲選國家文藝獎美術類得主原因;另外,他長年拍攝許多國內藝術家紀錄片,應該也是獲獎因素之一。

身為影像創作者,面對台灣社會的變化,黃明川在每一次的作品中總是另闢蹊徑,提出獨特而深刻的觀察視角。他說,台灣已經是完全開放社會,和90年代剛解嚴時候的狀態完全不同,內部爭吵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他才會選擇從更大的世界回看台灣的問題,就如同他最新紀錄電影《波濤最深處》,他將國外女性與國內的女性的故事擺在一起,所有女性的處境,好在哪裡,壞在哪裡,昭然若揭。

黃明川也特別強調獨立製片精神的意義,他說,過去台灣只有他一個人做獨立製片,只有他一個人在拍藝術家,現在滿街都是,但關鍵在於,你保有什麼思想深度來觀看這個社會?

他說,32年前,他以獨立製片方式花了十年時間完成《西部來的人》,這是一部台灣最早以泰雅族語探討原住民處境的作品,但一直到現在,從未有人問過他,「你獨立製片的精神在哪裡?」

他強調,真正的獨立製片並不是指沒有大公司、大片廠支持拍片,而是你有沒有獨立人格,能夠有獨立觀點並大膽說出來。黃明川:『(原音)獨立人格、獨立觀點、獨特田野、獨特邏輯,這個很重要。你之所以獨立製片是你有意見,你不跟主流走在一起,不想被羈絆,不想被套住你的脖子;你有話要講,而且你講得很大膽,願意把它講出來。沒有獨立人格,你只是一般導演而已,我都用這四個字砥礪自己。』

黃明川舉他2014年在嘉義創設的「國際藝術紀錄片影展」為例,該影展與其他國內主流影展截然不同,影片也幾乎完全沒有交集,這樣非主流的影展,卻受到很多人關注,獨特的美學觀點,正好體現了唯有深刻的思考,才會很清楚,方向在哪裡,該往哪裡走。黃明川說,國內幾個主流影展都長一樣,片子大多都重複,因為都是同一種邏輯,沒有真正展現台灣所謂的多元價值。

黃明川主張應該長時間專注在某個領域中,拍出來的作品才會夠深刻,《波濤最深處》紀錄電影就是他了花了8年的時間研究而有的作品,才會產生絕無僅有的力量,也許議題負擔重,但正因為負擔重,觀眾就會來自各方,就會很豐富。

在影像化的當代,一個與主流截然不同的影像創作者黃明川獲頒國家文藝獎,也正好是一個「提醒」,我們的影像創作可以帶給社會什麼樣更深刻、更敏銳關懷社會的視角?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