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改工程成敗 學者:總統的政治領導是關鍵

  • 時間:2017-09-25 18:5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歐陽夢萍
民進黨24日在台北圓山大飯店舉行全國黨代表大會,兼任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圖)致詞時提及憲政體制改革。蔡總統說,「我們這一代人的任務,就是為台灣打造一個更可以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
(圖:中央社)
蔡英文總統宣示推動憲政改革,事實上,近年來有關我國憲政體制的問題與檢討的聲音不曾間斷,但對於台灣該採何種制度,目前還沒有共識;加上修憲的高門檻及朝野高度對立的態勢,都將是推動修憲過程中最大的障礙,學者認為,蔡英文總統的政治領導將是成敗關鍵。
◎現行憲政體制屢遭質疑
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時便曾將修憲列為政見之一,24日在民進黨全代會上,蔡總統宣示啟動修憲,並表示要為台灣打造一個更可以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
我國目前的憲政體制是採行「半總統制」,也就是「雙首長制」,近年由於總統與行政院長間的權責劃分始終遭到質疑,在運作上也多所掣肘,檢討的呼聲未曾間斷。
◎內閣制可回應社會多元性
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便認為修憲已刻不容緩。他指出,前總統陳水扁日前撰文表示現有體制一定要改,否則甚麼事都很難做;前總統李登輝、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等都以過來人的身分認為應該調整,顯示目前的制度非改不可。
至於應改為內閣制還是總統制,目前各界的看法卻莫衷一是。顏厥安表示,民主國家的重要特色就是社會的多元性,而內閣制可在國會透過政治辯論及利益的交換與妥協形成政策及組成政府,不會出現「贏者全拿」的情況,較能代表社會的多元利益。顏厥安:『(原音)你一定要把他統合成單一的總統候選人,在選舉的過程中,就反而是形成分裂,選完以後他又要當全民總統,但實際上已經分裂了,他怎麼當全民總統?他也沒有當全民總統的憲政機制。但內閣制國家不是,他選完後,要從國會裡面立刻進行政黨之間的結合成聯合政府,這個過程是比較能讓多元社會反映出來的憲政機制。』
◎直選總統成虛位元首 民眾恐無法接受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王業立則認為,雖然內閣制的表現相對穩定,但由於總統形同虛位元首,無太大權力,他懷疑已直選總統多次的台灣民眾能否接受;但若因此讓總統握有一定的權力,運作時仍會產生許多問題。
另外,王業立認為,若台灣要走向內閣制,也必須搭配其他調整,像是內閣制是由國會議員兼任閣員,因此立法委員不僅要增加人數,素質也必須提升,否則民眾不會放心。王業立:『(原音)以目前台灣的行政部門的政務官規模的話,執政黨本身幾乎都要去當部長去了,這當然對國會的運作及目前的規模而言也會產生一些問題,所以勢必也要提升立法委員的數目。當然,目前立法委員本身的素質,民眾似乎也對他們不是很放心,而他們這些人以後要擔任政府部門的首長的話,可能民眾的接受度也是值得觀察的。』
◎修憲主張恐包裹表決 結果未必全如預期
雖然政界及學界都認為憲政體制的檢討已勢在必行,但要付諸實現,最大的困難便在於極高的門檻。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修改憲法須經立法委員四分之三出席,且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才能提出,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半數才能通過。
王業立便認為,目前台灣社會與朝野對於修憲還沒有足夠的共識得以跨過高門檻,這將是最根本的困難。而且一旦啟動修憲,就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結果未必會完全依照修憲者所期待,除了降低投票年齡、立委選制改革外,包括國旗、國號、國土範圍等都會被提出,且最後不管是在立法院或是公投複決時,都很可能會「包裹表決」,也可能因此最後一事無成。王業立:『(原音)應該很多東西立法院通過後要交由公民投票,它不可能一條一條投,一定都是整個包裹,所以中間會牽涉到非常多政治上的妥協跟交換,所以各方的意見、各方的修憲方案可能到立法院都會提出來,最後也可能會一事無成。』
◎蔡總統政治領導是憲改成敗關鍵
顏厥安則認為修憲的成敗關鍵在於蔡總統的政治領導,總統必須有決心及技巧,才能在過程中讓各方面的觀點及勢力尋求最大的妥協。他並認為,與在野黨領袖會面溝通是很重要的動作,蔡總統要充分利用自己的高度推動修憲的工作。顏厥安:『(原音)在台灣,這種見面的傳統是不存在的,但起碼她要做努力,要讓幕僚能夠開始接觸。因為國民黨也想修,因為這個體制不好,大家都受害,馬總統也受害,後來國民黨可能也覺得不改不行了,朱立倫先生也曾經表達過修憲的企圖心,所以蔡總統這個動作是要開始做的。』
中華民國憲法至今已歷經7次增修,除了因應國家階段性需要,更多的是為國家尋求長治久安的運作與發展。只是,在近年朝野高度不信任彼此的情況下,讓修憲工作充滿懷疑與算計,更讓高門檻成為遙不可及的目標。若要拉近這段距離,就必須逐步建立朝野與社會的共識,鋪起一座座基石,憲改的這條路才能順利走下去。

相關留言

民進黨全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