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專題報導

華人作家報導:

影像紀錄報導

經濟瞭望報導

國際視窗報導

人物專訪報導 

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E-Mail: [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20-04-23
心怡

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 鍾劍華教授 : 早前中聯辦及港澳辦換人後, 兩辦新主任初期甚為低調, 中聯辦及港澳辦同時處理組織重組. 但是, 在國家安全教育日當天, 兩個辦公室差不多在同一個時間發出兩份聲明, 這兩份聲明的調子,用字以及目標都很清楚一致. 這顯示經過幾個月的沉靜後, 香港情況並沒有因疫情改變, 香港特區政府能力並沒有因應疫情有所提升, 巿民對港府信任沒有改善, 這個問題變成越來越迫切, 再加上九月立法會選舉, 各界很快會展開選舉工作, 情勢是較緊迫. 其次, 經過幾個月沉澱後, 北京當局與中聯辦及港澳辦系統終究逹到一致且較清楚的策略來處理香港問題. 於是特意在國家安全教育日, 除了辦研討會宣傳國家安全的重要性外, 當天午間發佈兩份殺氣重重的聲明, 這種種行徑都只是一個序幕, 就像套餐的頭盤似, 然後將這策略附之實踐. 包括對現任立法會議員敦榮鏗威嚇, 隔日港府特首林鄭月娥於記者會發瀾, 建制派在外圍聲援呼應, 418大搜捕以非常粗暴的手法拘捕15位泛民主派人士, 訊息是相當清楚, 兩辦對港策略的短期目標是九月份香港立法會選舉.  除了延續對郭議員威嚇代表會繼續全面打擊香港民主派外, 明明知道在這時間點拘捕具國際聲望的泛民主派人士必須付出相當代價也不計較, 用意是要削弱民主派在未來幾個月對立法會選舉的協調能力, 限制這些人活動空間, 一旦官司上身, 很多事情是不方便公開說, 也不方便公開做. 緊接著,中聯辦港澳辦就中聯辦受基本法第22條規範開始大做文章, 外圍應聲蟲開始呼應, 當特區港府不能有效管治好香港時, 也不能透過疫情挽回港府的威望, 中聯辦會由背後走上前頭做教車師傅, 並兼做司機自己開車. 剛剛日前才公佈的人事調動的新局長們全部都是根正苗紅的建制派人士, 並不是公務員出身. 新組成的特區管治團隊, 不是要問責, 不是要滿足巿民期望, 是要將戰鬥力較弱者換走, 新上位的局長們要全民皆兵,每個局長都要上陣打仗, 這種考量是今次換班底其中一個很特出的一個特點........(有關基本法22條還沒有解釋清楚) 我覺得特區政府認為已經向大眾解答了, 那天港府自己一再打倒自己, 幾個小時前, 甚至是一個小時前打倒自己的說法. 星期二特首林鄭月娥見記者時, 實際上是已經讓出了自己的司機位. 她說我們過往對基本法了解得不夠透澈, 即過去22年特區政府認為中聯辦應該是要遵守香港法律, 中聯辦應受基本法第22條規管, 她自己都口啞了. 正如很多香港人認為她已經出賣香港了, 她已經做了吳三桂的角色, 跟著又說明中聯辦有權監督, 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完全沒有了, 接著換班底, 這是全民皆兵, 可以想像這是還沒完結, 下一波有可能會以兩辦發表聲明的基礎來遞奪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 .......短期目標是針對九月份選舉, 不會給機會泛民奪得過半或接近一半議席, 就算郭榮鏗議員能夠繼續做下去, 到九月份的選舉, 郭榮鏗議員或其他議員角逐連任, 到時港府就可以用中聯辦日前的聲明為基礎, 指某某違反公職人員操手, 違反當初的宣誓等等, 然後就可以遞奪議員資格, 所以兩辦指控郭榮鏗議員是很重要的一步. 過去幾年, 自從有選舉確認書之後, 事實上讓港府有一種很隨意的權力, 是很含糊不清的判斷基礎, 就可以將遞奪參選人資格. 去年(2019)十一月底的區議會選舉, 當所有人似乎都可以過到關參加, 選舉主任一而再再而三不願意遞奪黃之峰參選資格時, 政府將選舉主任都換掉, 換個夠胆色遞奪黃之峰參選資格的選舉主任上位.........(急推第23條的時間?)....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4-16
心怡

台南成功大學 梁文韜教授:  (美國紐約時報14日刊登台灣民眾募資的廣告, 該文案提到台灣被世衛組識WHO拒於門外; 另外, 美國總統川普14日表示,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揚中國對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的假訊息, 導致疫情全球蔓延, 各國付出慘痛代價, 美國將暫停對世衛的支援, 並調查世衛管理不善與隱瞞疫情傳播責任 )     WHO的角色是要協調全球各國處理人類共同面對的疾病及公共衛生問題, 大家都期待WHO能扮演一個乎合職權的身份. 現爭議是疫情.......WHO令很多人失望並承受很大壓力, 包括WHO秘書長被要求下台的壓力, 美國疫情後來居上, 導致美國民眾反世衛情緒高漲,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宣佈暫停對世衛支助,英國在早兩日前 雪中送炭 捐助世衛2億英磅, 約美元2.5億元......有建議在未來成立G20, 即較先進的二十國家成立衛生組織, 部份功能可取代現時的世衛, 但是現世衛幾乎所有國家都是成員國了, 如果成立G20衛生組織是否會包含其他國家呢? 或只限這G20先進國呢? 這是個未知數? 但世衛缺乏美國的資助確實對WHO運作有很大影响. 譚德塞也警告美國這決定會做成更大傷亡,當然美國因疫情死去兩到三萬名國民必須要有些作為來表達美國民眾的憤怒, 民意是支持美國總統川普的做法, 曾有美議員提出譚德塞辭職就會考慮終結暫停捐助世衛........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長子轉載了專欄評論家BennyJonhson 的推文指武漢肺炎結束後, 應該立即承認台灣 ).........脫鉤中國是必然的趨勢.....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4-09
心怡

麥燕庭 (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 撐公共廣播運動成員): 香港電台英文台電視節目《The Pulse》,它有一集是檢視各地對抗武漢肺炎的處理方法等, 其中有一段是視頻訪問世界衛生組織副總幹士,並問及有關台灣抗疫做得很好, 世衛會否重申考慮台灣的會籍呢? 是否可談台灣對抗疫情不錯的情況?........由於世衛副總幹士回應並不理想反而讓此事廣被報導, 中共最犀利是禁制他人, 提問者被怪罪為何要提問, 將責任推給他人, 於是中共中央電視台寫了一篇評論責指《以疫謀獨》 ,意指以疫情來謀求台灣獨立,並再一次重申世衛立場. 其後, 香港商經局長邱騰華批評The Pulse 這集內容是有違一中原則, 並違反香港電台約章. 邱騰華局長這部份是有偷換概念, 因為約章中香港實行一國兩制, 並不是談一國, 而且解釋一國時不會用一個中國原則來解釋一國, 但邱騰華局長就以香港因為實行一國兩制, 以偷換概念的做法即是這一國兩制等同承認一中原則, 任何她看不順眼都視為違反一個中國原則, 可是邱騰華局長從來都沒有解釋為何記者這麼簡單的提問會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呢? 既不能說也不能問, 這提問好像是對中共政權的挑戰一樣, 這種觀念實讓人驚慌失措. 昨在立法會談港台預算時, 邱騰華局長仍然沒法解釋為何提問會違反一中原則, 只能說:《我覺得記者有違反一中原則》,這種長官智慧真是駭人驚聞, 從而可看到港府對香港電台的打壓已成為一種政策。此外,早前也有一連串針對香港電台的政策, 這就是港府並沒有宣之於口的打壓港台政策, 要香港電台聽話, 成為一個中共喉舌。 在一個多月前, 通訊事務局已經豁免了免費電視台轉播香港電台全部節目, 免費電視台轉播香港電台節目是免費電視台的發牌條件,這樣做, 香港電台作為公共廣播在免費電視台是完全沒有聲音, 香港仍有不少家庭上網條件並不好.........為何要有公共廣播, 就是要政府支持乎合公眾利益的節目讓社會有更多元化空間, 讓這些聲音不會受到政治壓迫或商業壓迫, 可播放不同聲音的節目, 這樣自由言論的空間會更大。商業電台一定緊釘消費巿場, 事必受消費巿場影响甚大。由政府支持的公共廣播探討的議題可能是與商業利益有衝突, 也不用怕播出此類節目有被抽廣告或不給廣告等問題, 在一般節目裡很少探討牛奶是否對巿民營養有益? 因為牛奶做的產品好多, 這正正就是要公共廣播機構去製作的節目, 為何公共廣播機構的存在是有需要, 工作者不會因為商業壓力或政治壓力而低頭, 現在港府要插手干預香港電台, 港府是不用港台播出對公眾有益的事實, 不過港台要播放港府想要港台播港府要跟公眾說的話, 簡單說是要香港電台做政府的喉舌. 這並不是港台成立的目的, 可是現在港府明顯要香港電台低頭是香港政府的一個政策, 還有利用制度像是港台顧問委員會讓香港電台煩擾不堪........ 就是要削減港台預算來限縮其傳播力, 撐公共電視運動的前身是撐港台運動於2007年成立,當時我們批評港府是用削減預算來封乾港台, 因國際形象, 怎可能香港回歸前有公共電台, 回歸後卻沒有了公共電台, 港府是一定不會刪除港台, 卻又要港成為中共喉舌, 只好用預算來限制港台, 港台在好長的一段時間的財政預算案增幅是很少, 有時連通漲都追不上.........(根據檔案解密, 時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二司司長王鳯超1992年2月率團訪港, 文件進一步記錄當時文康廣播科官員引述王鳯超見解, 指香港電台只在播放音樂和報道交通狀況時獨立自主, 在編採新聞方面不可能獨立... )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4-02
心怡

武漢四月八日正式全面解封,中國自復工後,官方言未有大爆發疫情,鍾南山說: 隱形病患不多; 相反歐美疫情急轉嚴峻,這解封後對疫情擴散性及全球經濟變化如何? 訪問香港時評 趙博分析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3-26
心怡

香港獨立聯盟 陳家駒: ( 眾志早前將其黨章由自決改為民主進步, 這做法是進步或是退步呢?)首先很遺憾黃之峰在上次區議會選舉中參與資格被褫奪, 周庭, 黃之峰等眾志人馬是牢牢被釘著,如果他們去參與立法會選舉的話, (都是一樣),是, 他們改黨章的做法是希望可以參與立法會選舉, 從而降低自己一些要求, 嘗試看政府是否會給機會他們參與. 對於我們獨派來說, 這做法是有些離棄我們, 眾志在2016參與立法會選舉,他們設立民主自決的理念是想包容各個人的政治取向, 包括泛民, 支持永續基本法的本土, 梁天琦及陳浩天的香港獨立等, 取得各派平衡, 在立法會可取得巿民支持, 很可惜, 當梁天琦, 陳浩天被DQ後, 青年新政也都不能完成立法會議員職務, 在這四年間, 獨派及本土派處低迷, 我們是沒辦法在不同地方表逹我們訴求, 也不知道要從哪個合法途徑去宣揚我們的主張, 去年陳浩天民族黨也被取締, 現在被抹黑成一個黑社會組織似, 眾志的做法是可以理解, 因為在去年的運動中有很多注視投射在眾志身上, 但我相信政府是絕對不會就此放過眾志, (就算改了黨章,選舉主任仍會篩他們出局?)沒錯, 曾幾何時補選立法會議席, 曾經屬自決派的劉小麗在補選時改投入工黨成為民主派人士並放棄自決理念, 最後選舉主任也是篩她出局了, 這顯示港府是有心掉難目標人物, 港府一直採強硬姿態, 看不到有任何理由需要妥協, 讓被釘牌者可參與選舉. 香港主權移交後, 對民主的想象是很糢糊, 2007-2008講雙普選, 2012提雙普選, 2017我要真普選, 我們的時間一直被中共拖延 , 中共給香港人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即再等一等就有普選了, (為何要拖延時間呢?) 拖延時間的原因是要不斷輸入中國移民進香港, 每日有150位中國移民來香港, 再加上中國專才移入香港是無限量, 中共要的票數很快會逹至飽和, 六四黃金比例就沒有了, 當講普通話的人口多過講香港語的人口, 就是這時中共真的會給香港一個民主選舉, 從而中共會很貼貼服服告訴香港人, 就算選舉親中派會穩勝, (中共早有策略對約五百萬總人口的香港滲入中國人口, 讓總人口數基數變大, 當真正實行普選時, 親中派仍是佔多數勝選) 九七後中國移入香港移民不斷增加, 曾陰權特首期間曾經說:香港是可以容納一千萬人口, 香港總人口不斷上升, 用不同的理由不斷輸入中國大陸人, 只是用廣東省番版放入香港使用, 將原本講香港語的香港人慢慢消除我們的文化, 消除我們的語言, 而輸入一些本身有接受過共產黨教育過的人, 移居香港, 再用不同的利益收買這些新香港人, 最後他們派來親共的新香港人大概二十年或三十年左右, 人數會足夠超越原港人數, 相反本土香港人生育率低, 生活環境差, 沒有這麼多福利令原港人的生育率極低, 這人口清洗策略大概在2023年, 到時中國移民香港的票數, 再加上收買建制派的票數, 已經可以超越原本支持民主派人士, 他們就是要拖延到這個時候, 才跟港人探討普選問題, (香港的媒體是否曾經探討及披露這消息的可能性呢?) 無線新聞曾經有分析過這問題, 但有良心的記者都已經離職居多, 之後我也沒有發覺有研究可以找得到, 以前可能還有港大研究, 慢慢地受到打壓排斥下, 最後講人口問題的組織變得好少好少,....(大概了解人口清洗政策是用中國人移民香港,倍增香港人口總數,未來在2023年中國移民會超原本香港人數,雙普選就冇問題) 不單只用中國移民人口數來突破本土香港民主派人口數, 中共還用移民香港的新香港人壟斷香港上層職位, 上流人士圈子, 早五年前, 我們看過一些研究指出, 所有的香港碩士學位佔八成多學位是中國學生就讀, 有十多個百份比是國際學生, 剩下幾個百份比才是香港人就讀, 他們不斷說香港有錢人可到外國讀碩士或博士, 一般香港家庭學生是很用心讀大學學位, 他是否有能力在香港讀碩士呢? 變相留在香港讀碩博士的中國學生留港做較高職位工作, 同時他們也會聘請同聲同氣的中國人, 慢慢地整個上流的渠道, 香港人很難爬上去, 而中國人很輕易就侵佔了上層地位, 我們看到現在在中環聽到講普通話多過英文, 這是很恐佈的事, 恒生指數很多成份都是紅籌股, (這是社會結構問題, 變成本土香港人只能困在中下層, 不滿情緒一定存在, 既看不到職涯前景, 就連公共屋村都沒辦法申請入住, 香港青年又怎能不憤怒呢? 因為中共對香港人口結構及政經組織結構早就有規劃地佔據. 我們回頭看香港各政黨過去又為香港人爭取或規劃了什麼呢? )......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67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