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專題報導

華人作家報導:

影像紀錄報導

經濟瞭望報導

國際視窗報導

人物專訪報導 

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E-Mail: [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06-06
心怡

細說香港系列(四)見証六四: 歷史重現 捲土重來.專訪香港資深傳媒人 程翔先生: 在1989年6月4日發生天安門事件, 及後被稱謂-六四事件。當時香港有很多媒體派駐北京採訪,今集採訪當年長期被派駐北京特派記者 程翔先生. 他說 :我覺得我是六四事件這個悲劇的見証人,時間不單只是由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到六月鎮壓為止.我是見証是整個八十年代 中國內地政治上的變化是如何導致六四 除了四月十五到六月三日悲劇的發生的這個時段之外, 我還有一個更長的歷史時空來看六四事件. 其實到了1989年, 中國局勢的發展, 我已經感覺到會出現問題, 我記得在1988年底左右, 我與中國民運人士陳子明 , 當時陳子明是內地知識份子,還不算是民運人士, 因為當時還沒有民運. 當時我們討論局勢,爭論一個問題, 文化大革命會否再一次出現. 陳子明當時截然否認有這可能性. 他說中國這十年來的改革開放, 深度與廣度都足以避免文化大革命再次發生. 我就他的論點回應說:正正因為中國這十年來的改革與開放, 其輻度與廣度是不足以防止文化大革命再發生. 當時你一言我一語,大家就此問題辯論是1988年底的事,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就發生六四事件.令人好悲傷的慘劇. 為何我當時會說文化大革命會捲土重來呢? 六四與文化大革命有個相同的地方....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5-30
心怡

細說香港系列(三)見証六四見 封建鬥爭 禍及黎民: 訪香港資深傳媒 劉銳紹 新書-炸醒我的「六四」、『炸』為爆炸的炸. 三十年前, 我是完全親身經歷『六四事件』.我沒有一天離開北京, 我由1986年就長駐北京, 當時整個過程及過程的背後,我都有好多接觸包括與胡耀邦、趙紫陽都有認識,六四事件,死的人數依官方說是數百計,但有好多消息說是數以千計,英國當時的駐華大使唐納德說:收到的消息指出過萬人死於六四,無論如何,這肯定是一場屠殺,依官方說死於六四事件有二百多人,死二百多人很明顯是一場屠殺,歷經三十年,我再找了很多新的資料,並將資料集結成新書『炸』醒我的六四...(由於全文編幅太長,有興趣閱讀全文或看夫子與我的對談,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5-23
心怡

何俊仁主席: 自從香港爭取雙普選失敗後, 北京行使全面管治權. 早前有民主娑人士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參選資格被剝奪,甚至有已當選的立法會議員資格被撤消,這為香港帶來很大傷害. 現在面對更加緊迫的問題是《移交逃犯條例》,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司法制度是截然不同,中國內地整個司法系統都是黨的維穩工具,將來居港任何人或來港的疑犯,若當他為疑犯而被引渡去中國受審,這會對香港人權帶來最大的挑戰。。。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5-16
心怡

《佔中九子判案對香港及台灣的啟示》香港時事評員 劉銳紹:我常言道:《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處理香港佔中九子判案完全是一個政治事件多於一個法律事件。現時北京也好,香港特區政府也好,都已經沒有實行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相反地,他們按照政治需要,並利用法律作為一個外衣來行使政治目的。我覺得佔中九子判案的焦點非判決之輕重,而是佔中事件背後的來龍去脈,若現在大家不去了解當年為何會發生佔中事件,而只是隨意講講刑期輕重,往往會失去焦點。自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在香港發生的一系列爭取真普選公民抗命的佔中運動,到後期官方激化及近幾年官方採取極端性行動,基本上是一成不變手段,這預視北京與港府未來治港仍然會採高壓政策。。。今次佔中九子判案可看到北京跟特區政府背後的盤算,現時警方對曾參與佔中的平民百姓採延後追查,延後起訴,這就是要阻嚇未來社會群眾運動參與意慾。另外,我們要看看北京與港府自己的恐惧程度,倘若她們驚惶過度就會糊作非為,如果又通過了某些法例,像是移交逃犯法例等,這樣官方掌控政權,法律權, 話語權等專政工具,此時有可能製造出更多怨假錯案。我們可以翻閱三十年前的四月二十六日皂人民日報,它刊登一個社論:必須旗織鮮明地反對動亂。。。。佔中九子判案對香港人及台灣人各方面都應該有個啟示《警剔今日香港,避免明日台灣》。大家要更加清醒認識到北京的政治手段,大家更須要進一步看如何能夠強化香港與台灣兩地在既有認同的普遍價值上,如何互相能鞏固起來面對,這是值得思考的方向。。。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5-09
心怡

香港時事評論員,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國首席特派員 程翔:首先必須澄清香港《移交逃犯條例》是刻意剔除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台灣在外,此制度設計的原意視香港司法為邊界有效地區隔兩地的司法系統以保證香港人的自由及安全.現修訂《移交逃犯條例》實則是拆除了區隔兩地的司法邊界. 為何當年(1997年)會有此安排呢?眾所周知,中國法治令人擔心,一個犯人被移送去到中國是否能得到公平,公正及公開的審訊,這對全世界的人來說都是沒有信心.於1997前英治時期的法律是否能過渡到1997年後繼續使用,當時是必須經中方同意才行.當年中英之間設〈聯合聯絡小組〉.〈聯合聯絡小組〉的任務之一就是審議哪些法例是1997年後可以繼續於香港使用.當時審議《移交逃犯條例》時是中國政府同意允許香港有此法例將自己(中國憲法及內地法律)排除在外.這聽起來很奇怪,怎麼會有該國的某城市地區立法將該國憲法及內地法律排除在外,這聽起來並不合乎邏輯.為何要這麼做呢?中共也好明白中國內法制是難以嬴得世人的信心,為了要保證香港97順利回歸,不會引起太大波動,所以中共同意此條法例將中國排除在外.此做法是完全使人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有信心.此法例是特別這樣設置的並得到中國同意之.但為何在20年後,港府要修訂《移交逃犯條例》,要拆除香港此司法邊界呢?至今也沒得到府方的正式回答......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移交逃犯條例》修訂引發恐慌逃亡潮,若外資或港資全面撤出是會引發香港經濟崩盤,為何府方一意孤行推行《移交犯條例》呢?......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58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