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夢外(一)

        我也是屬於嬰兒潮世代的一員,出國留學之後,更覺得中國與我的生命尤其疏離。如果對中國具有任何感情,那並不是由土地、人民、歷史、社會培養而成,而完全是接受黨國教育所得到的扁平知識。感情應該是立體的,與生俱來的,不是從強制教育的手段而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