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紀錄 訪日本媒體攝影師 Viola

  • 播出時間: 2019-12-12 12:10
  • 心怡
日媒攝影VIOLA提供 心怡製作主持
影像紀錄 訪日媒攝影師 Viola :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差不多有半年時間, 這段時間您在香港追踪拍攝呢?) 日媒攝影師Viola : 我本身住在日本, 所以我會日港飛來飛去,我有幫日本媒體做採訪工作,所以我必須定時返日本見見編輯, (重點時間 612, 71, 721, 831及近日理大圍城事件, 整個運動的演變在鏡頭下如何捕捉到運動的變化? ) 在影像角度來看, 最大不同處是示威者的裝備不同,不論是示威者或警察的裝備同樣不斷升級, 像七月一日示威者用保鮮紙包著手腳, 短衫褲, 帶個化學室眼罩,黃色頭盔, 並拿浮板當防護,這就是示威者最初六月時的裝備, 十月一日開始, 示威者全身黑色長袖衫褲, 口罩不再是手術用的口罩而是有濾嘴及濾罐, 示威者已經很清楚哪一款的濾嘴可以防護什麼氣體, 甚至是不同濾罐混合使用可以替代高階濾嘴,而且示威者會開始使用面罩,不再是黃色工程頭盔而是較有保護性的軍備頭盔, 示威者開始將可以辨識個人特微都包覆起來, 作為攝影師的影像他們的改變都幾大, 當然攝影師的裝備也要升級,必備黃色背心,被警察辨認記者的頭盔上中英文四方八面寫上PRESS(其實作用不大,理大圍攻事件,記者是否可以進入, 你有進入拍攝) 是, 我有進入理大拍攝, 剛開始時記者是可以進入理大拍攝, 但到17日當晚八點開始被定性為暴動事件, 警方要求所有人在十點前離開理大, 十點後留在理大的群眾或巿民會被警方以暴動罪起訴, 我是17日早上從日本返港就直接到理大拍攝,最早是十字路口水炮車的位置是最主要的衝突點,四方八面都封鎖了,當日早上防線較鬆散,示威者要行出理大還有可能,當日下午各理大出口都怖滿防暴警,我後來訪問理大裡被圍困的社工團體主辦人, 他說: 在警方未開始定性暴動前, 理大裡有很多未成年的中學生就想離開, 但因為警察將理大團團圍著而沒辦法行出理大,只要有任何人走近防線就即時被逮捕. 記者剛開始是可以進出理大防線, 當晚八點過後有記者離開理大即時被逮捕, (所以在理大被圍困的群眾好可能是普通巿民 但沒辦法行出理大?) 確實有些是理大員工或學生家長被圍困於理大, 當晚有80位醫護在理大被警方逮捕, 差不多午夜12點時, 我已經收到消息網媒或細報記者出理大都被逮捕, 當時我為日本某媒體做相關報導攝影, 我跟日本記者及部份香港記者一齊, 我們是以舉手投降的姿勢行出理大, 警方用大光燈照射我們, 搜身,檢查手提袋並登記身份, 警方問:日本記者來港採訪不是應該要申請?為何你們不在我們的名單上? 我回答: 並沒有任何規定要申請採訪准許証 (可見現時香港新聞自由是非常有限, 來香港採訪要先做登? 這是很不自由) ... ...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