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雜誌」的興起

  • 播出時間: 2019-09-10 08:15
  • 主講薛化元
《大學雜誌》
1971年《大學雜誌》改組後的核心人物表

        上一集分享了保釣運動如何進入台大變成民族主義的運動,又是如何變成民主改革的運動,裡面又存在著什麼樣的矛盾,最後,國民黨如何透過校園的整肅,特別是「台大哲學系事件」達到對校園壓制的效果。但是,不要以為在壓制下,校園的活動就結束、消失了,很快我們就會看到一些學生在校外參加黨外運動,投入助選,這些人很多現在仍在政壇赫赫有名,其中進行串連的重要人物就是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很多當時參加學運的人,也都跟她有密切關係。

今天節目主要說明,台大剛經過「台大哲學系事件」的壓抑,我們回過頭再從《新希望》雜誌開始,說明《大學雜誌》這個在1970年代初期,台灣自由民主最具有代表性的雜誌是如何成立?它與國民黨又是在怎麼樣的情況下互動?結果又是如何?

《大學雜誌》是在1968年因為《新希望》被停刊後,台大心理系畢業的鄧維楨就在校外辦了《大學雜誌》,所以有人認為是《新希望》的延伸,但我認為不像,他只是看到了《新希望》停刊,覺得自己應該再辦一份雜誌,當時因為財力不夠,不久後《大學雜誌》就面臨財務困難。在1970年代發生財務困難後,就有一些學者、專家加入這份雜誌,我曾經看過裡面的成員,確實是以學者專家為主,但也有一些地方型的政治人物,例如:高雄的羅傳地。羅傳地是位企業家,他的家族就是高雄著名的和春集團。不過,大部分成員都是大學畢業或是海外留學歸國的學者,所以有人認為可以分為留學的海外系統與台灣本土出生的學者。

不過,海歸與立場是沒有關係的,以後《大學雜誌》分裂,有些人走向學術界,有人回到國民黨陣營發展,有人則走向反對運動,但這些與是否留學回來沒有一定關係,與省籍也沒有必然關係。可是,很重要的是《大學雜誌》是台灣重要政論雜誌當中,第一份由外省以及本省菁英共同主導的雜誌。《自由中國》主要是由來自大陸的自由派學者專家、政治人物組成。這代表國民黨統治台灣二十多年,培養出來的新一代知識份子已經成型,他們能夠用國民黨習慣的文字、語言來發聲。

此外,《大學雜誌》發展的過程中,正好是蔣經國接班時期,之前談到保釣運動時,台大總教官張德溥之所以能夠以疏導方式來對抗情治單位比較高壓的決策,就是因為得到蔣經國的支持,而蔣經國當時要塑造一個自由民主改革的氛圍。《大學雜誌》能夠被國民黨所接受,與當時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工作的張俊宏與許信良加入有關,而當時加入成員的各自複雜的人際關係,也共同撐起了《大學雜誌》。

從《大學雜誌》改組之後,一直到1971年9月,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前,《大學雜誌》與國民黨的關係是相對良好的。也就是《大學雜誌》提出一些改革主張,國民黨也表示了一些改革的訴求。但是到了1971年10月以後,也就是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的前後,此時,外部的狀況不佳,要求改革的聲浪就大,而改革聲浪越大,就會撞擊到統治者的那條紅線。隨後,蔣經國在1972年接班,擔任行政院長,如果蔣經國接班要維持「革新保台」的局面,是選擇《大學雜誌》這種要求全面改革政權合法性基礎,要求國會全面改選、言論自由、特赦政治犯的改革主張,還是只考慮納入部分「增額」民意代表,來補強統治的正當性,因為只增加少數民意,既收到改革效果,又不影響原本統治結構。事後我們當然知道,蔣經國的選擇是與《大學雜誌》漸行漸遠,而警總也大力介入《大學雜誌》的運作。

在1970年代《大學雜誌》改組後,與國民黨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衝擊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大學雜誌》主張赦免政治犯,是由後來擔任台大哲學系教授的林正弘所寫的〈籲請政府考慮赦免政治犯〉。更重要的是張俊宏、楊國樞、許信良、陳鼓應等15人連名所寫的〈國是諍言〉,要求政治革新、要求確立法治基礎、解除思想控制及特務統治,很明顯直接衝撞國民黨紅線,接下來又有〈國是九論〉,警備總部認為已經違反黨中央對《大學雜誌》的指導原則。

那麼警總及後來的國防部總政戰部,也就是由小蔣主導、王昇接手的系統要怎麼處理《大學雜誌》?後來發現有某種程度的妥協,例如:輔導改進、文稿先審等,甚至嚴重到時間來不及,警總直接跑到印刷廠去審稿,這對很多人來講已經無法接受,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了解這種情形,但從後來的檔案發現,警總確實可以事先掌握文稿內容,這種關係當然是緊張又摩擦。等到小蔣接班情勢穩當,又要如何處理這種關係?

在過程中,衝突之所以不斷,蜜月期之所以結束,是因為張俊宏要出來選舉,可是黨又沒有提名,很明顯,許信良、張俊宏與國民黨的關係也漸行漸遠。而為什麼說1974年是重要時間,因為當時警總與國民黨文工會給了《大學雜誌》兩個選擇:停刊、或是全面改組,結果就是全面改組。有趣的是全面改組後,在1974年10月,國民黨文工會發給《大學雜誌》黨內優良刊物五千元獎金,這代表《大學雜誌》進入了新的階段,而台灣歷史也進入了新的階段,因為不久之後,由台灣本土菁英所主導的《台灣政論》出版,《大學雜誌》雖然仍繼續出版,但也走入了新的歷史段落。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