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音樂廣場(30分鐘)

音樂廣場是每周六播出三十分鐘的音樂與人對談的廣播節目![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10-19
心怡

LMF - 二零一九: 由LMFxxx創作. 歌曲主要是描述今日香港的情況.        訪問聽友黃細伯: 我在1944年在中國大陸出生, 1949年共產黨直捲全中國, 家母帶著我們兄弟逃難到香港,為何我們要走得這麼急呢? 因為我家人在國民黨軍中任職, 當時並不知家人的生死狀況, 他是駐守在長春巿, 在長春巿被圍城時失去他的聯絡, 後來知道他被解放軍俘擄, 我們非走不可, 家母漏夜帶著我們逃至香港, 家父因來不及逃亡,被解放軍逮捕而送往勞改,批鬥, 直到家父受盡屈辱身亡. 國共內戰釀成我舉家逃亡, 直接影响我們生活程序及下半生的人生旅途. (當時香港是怎麼樣呢) 我當時年紀很細, 記憶所及我當時流落街頭, 幾乎快要餓死的樣子, 舉家逃到香港, 但所有細軟完全用完了, 連買個麵包食都沒有錢了. 幸好, 在灣仔遇到同村的鄰居得知我們姑媽住處,只好暫時落腳在姑媽住處,環境十分很差. 於是我們再去找當時駐港的國民黨聯絡人員, 國民黨員按排我們去調景嶺或摩星嶺, 國民黨家屬大部份都被安排在這兩個地方, 所以在香港的石硤尾,調景嶺及摩星嶺是懸掛青天白日旗最多.(後來你在香港長大, 接下來遇到香港67暴動) 我們在香港落腳後,我已經九歲才入讀國小一年級, 香港報讀國小者皆為六歲起, 所以我報細三年, 我身份証歲數是小三歲. 當時有些人為了找工作而報大歲數, 有些是為了讀書報小歲數, 我是後者. 黃太是和平第二年(1952)來到香港, 有部份記憶不記得了.(六七暴動是否有印象呢?)有. 印象很深刻. 六七暴動時, 我是23歲了, 我前一年即考入(英殖時代的警察部隊)香港皇家警察部隊, 1967年左派暴動, 我是新仔警員並沒有派往前線, 新仔都只是做後援工作, 在警署支援警隊的調配, 幫忙準備警棍,警帽,盾牌等工具, 當時形勢是很恐怖, 有同袍及上司在暴動中被炸死.六七暴動是港英政府與左派發生正面衝突, 當時左派去港督府(現時稱為禮賓府)示威,不得要領時在街頭放土製炸彈, 最震撼有兩件事, 就是北角兩姐妹被炸死, 我同學在沙頭角被土共民兵射殺, 這兩件事對當時整個警察部或是同袍們深感震撼, 他們(土共)真是沒有人性,將炸彈隨便放在街上, 巿民完全不清楚下可能觸及引爆炸彈, 釀成無辜身亡.(雨傘與魚蛋運動......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0-12
心怡

訪談劉康: 最近著作<輕論時政> 劉康現17歲,香港公開大學學生。《輕論時政》 收錄劉康17歲時事評論文章, 包括直指政府起大嶼人工島大錯特錯,鼓勵學生面對不義校方就要反抗, 揭露冤獄劣況,批判中國國歌條例大逆無道,直斥黑警窮凶極惡,諸如此類。全文以廣東話書寫。 林榮基、黃之鋒、黃子悅、鄺頌晴、陳樂行,代序推薦。 現於旺角、灣仔、北角的獨立書店及Google Books有售。 2. 介紹Chopin 降D大調序曲<雨滴>,  普遍評此曲為-死亡中的音樂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0-05
心怡

這個星期大家要學會唱《不屈進行曲》《March of the Indomitable》. 另記者DANIEL說 : 十月一日早上社民聯在灣仔會展抗議遊行, 隊伍下午在銅鑼灣東角道開始遊行, 後來我收到消息黃大仙開始有衝突, 於是我轉往黃大仙採訪拍攝並親眼目擊到第二輪及第三輪的警民衝突, 接著去深水埗, 太子等各地. 灣仔也有水炮車及防暴隊進行清場但發生時間較晚一點. (被槍擊的中學生是在荃灣被防暴警隊射擊) 我們前線採訪記者說:因為港警拔槍衝入人群, 中槍的中學生是看到防暴警拔槍指向人群, 中槍中學生是嘗試用手持一支白色膠管打持槍防暴警欲嘗試將防暴警手上的槍打落或是撥開防暴警槍口的方向, 怎料持槍防暴警手緊握槍械並沒被移動槍口的方向, 於是中槍中學生就被持槍防暴警近距離開槍擊中. 我們前線記者在前線訪問時, 前線衝擊者除了保護自身安全, 每次撤退都叫手足一齊走的同時, 他們前線衝擊者也都很照護我們前線記者, 就如同黃大仙十月一日下午當氣油彈擊中機車著火時, 記者們衝前拍攝卻被衝擊者拉走, 怕爆炸傷及記者們, 所以我好明白中槍中學生是出於見防暴警拔槍指向人群而出手反制, 除此之外, 當時衝擊者開始散開之際有衝擊者返回而被防暴警制服了, 返回的衝擊者是想嘗試救人並在第一時間講有人中槍, 有人中槍... 當他被制服後並大叫要先救中槍倒地的中學生.....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9-28
心怡

Daniel 訪談:香港於928,929,101舉辦遊行, 是否能獲不反對通知書已經並不重要, 因為9/29全球對抗赤納粹集會一樣, 舉辦方也已經說明不會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以民陣是大牌頭的岑子杰也會被人襲擊,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被襲擊, 早前屯門申請遊行的召集人也被襲擊, 幾乎每一個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申請遊行的發起人都會被襲擊,申請人會有人身安全問題,其次就算有不反對通知書, 早前在光復屯門中, 警察也照樣檢舉遊行人非法集結, 逮補遊行人仕 , 所以我覺得是不需要申請, 照樣行街, 用基本法賦予給香港人集會自由,結社自由,即不用申請的情況下可隨便集會結社. 有一位法輪功人士在周二去了解遊行狀況時, 出門後疑似被拿著警棍的兩個人打到頭破血流. 因為早前警方說要發一萬支警棍給休班警員防身... 播放並介紹歌曲 自游 Be Water .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9-21
心怡

劉穎匡:我舉辦及參與多幾次遊行,例如在尖沙咀及觀塘區遊行, 其中在8/24日觀塘區遊行結束後, 我們曾經被警方無理拘捕, 扣留四十八小時, 警方在我們行理中只搜查出遊行一般物資, 完全沒有攻支性武器, 理應是沒有事, 但最後以參與非法集結來拘捕我們, 觀塘遊行是獲得不反對通知書 , 即是給予我們合法觀塘遊行, 遊行是照常舉辦. 但結束後我們被拘捕. 我們全部都有被捉去新屋嶺, 現時全部都放出來, 我們在新屋嶺的時間不長......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58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