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開放歷史5 - 陳芳明的革命與詩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09-20
主講陳芳明

        我所不認識的盧修一,他的形象於我是相當模糊,他所寫的博士論文,於我也相當隔閡。在洛杉磯時期,我也正在整理日治時期台灣左翼運動的史料。那時我有一種覺悟,要尋找精神出口,絕對不可能遵循國民黨所留下來的右派思維,我也深深覺得,自由主義的道路有它一定的侷限,至少對於資本主義的批判,絕對不可能展開任何格局。我也是在日文檔案中,辛苦摸索著殖民地政治運動者的精神面貌。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9-13
主講陳芳明

        我也是屬於嬰兒潮世代的一員,出國留學之後,更覺得中國與我的生命尤其疏離。如果對中國具有任何感情,那並不是由土地、人民、歷史、社會培養而成,而完全是接受黨國教育所得到的扁平知識。感情應該是立體的,與生俱來的,不是從強制教育的手段而獲得。如果我的前行代不可能產生中國感情,則我這個世代,更加不可能具有任何關懷。在整個受教過程中,所謂中國,絕對沒有任何現實基礎,而是國民黨宣稱具有中國法統而製造出來的知識。其中有太多的欺罔、矇騙、謊言,甚至是神話。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9-06
主講陳芳明

        我終於取出紙與筆,確定要對著台灣寫出纏綿的情書。這樣的文字,完全不同於白天所寫的政論,許多慎懣的情緒,此刻都驟然沈澱下來。政論是一種對抗,也是一種抵抗,在許多時刻,完全屬於反抗。過多的激情集中於執筆的手腕,彷彿是握著一支火把,動脈裡的血液逆流而上,灼痛了肉身的心臟。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8-30
主講陳芳明

        遠在海外,許信良一直與台灣的黨外運動維持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也給他們許多意見。報社不僅可以源源不絕收到黨外雜誌,而且也不時可以接收到黨外陣營的內部消息。在他的指導協助下,我撰寫政論的筆法,越來越順,每當落筆之際,許信良也會給予恰當的建議。長期的觀察政局變化,長期的書寫政論文字,第一次讓我感覺那遙遠的海島是如此接近。我似乎可以深測出台灣社會脈搏的跳動,也可以清楚辨識黨外運動參與者的心靈結構。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8-23
主講陳芳明

        1980年代,中國的領導人鄧小平已經提出改革開放的政策。許信良說,中國在未來是一個無可限量的龐大經濟體,對於西方資本主義的衝擊,必然相當巨大;而且對於未來海峽關係,也將帶來巨大的改變。那時,他說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只要中國境內資本主義越蓬勃發展,發動戰爭的可能性就越降低。對於他的談話,我從來都是保持開放的態度。那種具有戰略性的假設,也相當能夠說服我。他說話時往往比手畫腳,動作很多,有時也帶一點口吃。尤其他的前額開始發亮時,便意味著他的思考已經進入狀況。那時他已經認定,台灣的經濟發展一定會受到中國的牽制。三十年後,回想許信良在洛杉磯所提出的構想,還是覺得他頗有過人之處。

...更多
1 2 3 4 5

相關留言